为秋破题(组诗)

作者:倔老头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4-09-13   阅读:

  《唠唠叨叨的日子》

细小的粒子
在大地的声道里蠕动
这个秋天注定多喘(舛)

枫叶小于粒子
我小于枫叶
所以我们只能是哮喘的种(中)子

而天空呢
没见大雁如弓
没见那只很绅士的苍蝇

秋天缩成一团
如一只惊慌失措的刺猬
躲在我落满灰尘的阳台上
看着天空的脸色蜡黄
发呆

我呢
我将一只习惯皴裂的脚
伸进妻子从秋天的更年期里汲来的口水
任由多喘的日子,唠唠叨叨

《风声以外》

神,以及神的儿女
都在昨晚的挽歌中死去
灵魂给了落叶
躯壳给了我的冬季

雪,支楞起肥厚的耳朵
四处搜索太阳自杀的新闻
而我的心跳
不会是淡淡的晚钟随风

《游牧不再部落》

一滩无性的柔软的草
牵来一匹似乎柔软的草马

软心肠的额尔吉纳,暂时没走
将一乘倔强的鞍鞘洗净、刷白、标立
不容一群猢狲捉弄后
珍藏于肮脏的牛粪

牧马人在狼性以外
死亡
草马想嫁给流放在北方的
狼群
鞍鞘下面的草原,是她唯一想要的嫁妆



  审核编辑:江城晚客   精华:江城晚客    

上一篇: 《 沙河哟 母亲河

下一篇: 《 水的幻想(组诗)

【编者按】 红尘会员   江城晚客:
想象是诗歌创作的灵魂,显然,作者不仅具备了拥有这种灵魂的能力,还拥有对文字的掌控能力。手法老练成熟,三首各有特色,但是精神是相通的。用词大胆修饰出新,不拘一格,不落俗套。个人最喜欢第一首,一种痛感,一种无奈,一种无声的呐喊!多有佳句,精彩无比,精赏!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