水的幻想(组诗)

作者:程志强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4-09-13   阅读:

  
站住,每一滴雨

阳光是从犯,那么谁是主犯?
失落的陶罐爬上山顶,
用去年的雪水煎药,煮星星。

草随风调整倾斜度,
石头在孵化一枚残梦。

器皿中的蛙鸣还没有出生,
路边站着天真的小美女,
把微笑举过眉梢。
树木披头散发,像邋遢的父亲。

月亮醒来,又睡去,嘴角滴着血。
怀孕的云朵仍在奔跑,
闪电呵斥:站住,那每一滴的雨!
有人在诡笑,像是那个无辜的主犯。

断流的脐带

断流了,也是脐带
穿越城市的腹部,穿越你远眺的目光

脖子上的圈套,总有解开的一天

雨,是余数。风沿着街道推论
阳光在风中洗自己的因果

我和你的中间,是锈蚀的河床
和发白的一团空气。树从体内抽出鞭子
模仿河流,抽打肉体的车窗

臀部被拆走,一匹狼退缩到你的怀里
大口大口地猎取母乳
血缘,被烫手的爱再一次颠覆



嘴唇上的血已被抽干,依旧致命的渴
白天渴,夜里渴,梦中被渴惊醒
街道渴得肤色灰白

我们在挣扎中沦落为生活的包身工
肉体蒸发,松针进化为
钟表的指针,或者夏天的毒刺
汲取汁液的道路已被封死

毒辣的阳光赐给大地一座囚牢
让对水麻木的人
在奔波的途中成为水的囚徒

葬礼

一棵树挥舞着叶子
一排树,成千上万排的树
这大地上的百万雄师

——草民。尸体风干
怎么看都是逝去的列祖列宗

心脏掏空,成为坟墓
风过之处,鸡飞蛋打

一棵树,在迟疑的瞬间
皮开肉绽——
一群的树,赶赴一场大地的葬礼

水的幻想

并非恣意渲染。泼下阳光的时刻,
尖锐,毒辣,街景在升腾。
我贴服一些入骨的膏药,
关节在嘶喊。一群绿色的少女,
从蔚蓝中逶迤而出。
引来一匹闪光的缎子,
噼里啪啦往里灌风。
我以为这是水的高潮,而绿色
越近越荒芜,终结于被渐渐榨干。
缎子上粘满黏糊糊的颗粒,
散发夕阳的血腥味。
一群少女在融化的街景中,
缓缓地离去,
——痕迹浅如无。

捏造

碎花裙子,受到鼓舞
于是,我开始信口开河
捏造春意盎然的盛世

毒液分泌出彩色的花朵
一座坟丘被一枚闪电打碎
取出注射针头,明晃晃的毒刺

因果呢?不会轻易在林立的视线里蒸发
我受到鼓舞,继续捏造
白花花的阳光或银子

一座水库枯萎,另一座水库失明
我沿着拉直的鼻梁寻找
捏造的勇气,却功亏一篑


  审核编辑:蝶小妖     推荐:蝶小妖  

上一篇: 《 为秋破题(组诗)

下一篇: 《 (情寄金秋)不必太在意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蝶小妖:
诗人运用自然的传承和转接,形成了诗歌的连贯统一。从不同的侧面诠释着水的本真。诗歌的语言是美好的,在舒缓的描述里,去感受一种厚重的情感。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