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云的漂浮,让人担心(组诗)

作者:程志强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14-12-16   阅读:

  ¤一场秋雨

秋雨的手,轻拍我的肩膀
幸福在水泥地面上蔓延
越来越凝重

星星是秋雨的语言
爱恋的种子在夜空发芽

月亮的嘴唇,残留着梦的汁液
秋雨填补着月亮上
孤独的漏洞

风在搬运过冬的柴禾
秋雨牵着我的手去见你
你坐在枯井边
眼神喑哑,像我多年前送给你的落叶

落叶穿过黄土
并未褪色。你和秋雨一起歌唱
冬日的柴禾和烈火

¤婚姻

发黄的柳叶貌似春天
柳树的喉咙,已经钙化
深夜抬着棺材走

路灯并不急于辨认路的走向
笨拙的左手正在抢救右手

我要颤巍巍地站起来
既不因为伤感
也不因为不服老
眼睛里再也不愿装下太多的演技

快要冬天了,种子跳进枯井
井壁的裂缝加深着思念
秋风的亲吻消耗着最后的体力

柳叶与柳叶各自为阵
欢爱呆在原地
低沉的路灯
只是将爱的祭品照亮

脂粉在灰尘里发作
夜在疯狂地织布,你我都是梭子

¤乘高铁北上

乘高铁北上,去冬季
北风泄愤——

我睡了整整一天。枯井哀鸣
一位已逝的家庭成员
疼痛聒噪不休,遗产被分割殆尽
裂口的种子,露出红色的牙齿

高铁忏悔——
冬季的手,在抚摸一个战场

北风跨越了国界
我从体内掏出一把剑
试图斩断高铁上空日渐衰败的星光

胸口断裂了
我和落叶,像死囚一样逃窜

¤头顶

跌倒在他的头顶,一团光亮,像一场灾难
敢于对抗明月,星星,罪恶的路灯
他已经长不出新的叶子,手指溶解在夜色里

他的头顶,是他唯一的财富
对得起每月千把块的工资,对得起死去的妻子
一只猫叫唤着,跌倒在他的头顶
他的脸颊拥挤不堪,耳朵成为摆设
生活简化成一根棉线,白天在这头拉
夜晚在那头拉——命悬一线

猫一用力,他才会发笑。猫的叫唤
能叫醒一座花园,一场雨会应运而生
她对着一面明月梳洗
星星们,都是他的鬼点子
不要提及路灯,那些帮倒忙的路灯

¤河面抽搐

河床上贴满膏药,一群行人走进青铜器
睡眠是物流的一种,月亮随手撒下几条咸鱼

我把冬天的事情遥想了一遍
老君山已经飘雪,路上却没有泥泞

雪花徘徊,友人在显示器上闪烁
一根钢管加剧河的疼痛,它在倾注

河面抽搐着。引起我的迷惘
是的,是雪发现了行人,睡眠和窗户

心中的火柴,擦亮了转基因的月亮
昨夜,从月亮上卸载的几个人

进化成几只蚂蚁,从枯井的口中
含混地说出。鱼是孤独落寞的行人

¤白云的漂浮,让人担心

乌云的煤层下,掩埋着邋遢的我
妈妈的手,抻出窗外大口大口地呼吸

云朵突破了表格,我忍不住一场雨
几个民工,擦拭最后的一道虚弱的光

荆棘把山路的惯性活活地累死
大地的躯体上,残留着几片云的洁癖

白云漂浮着归来,不免让人担心
矿难的阴影,一拖就是空空荡荡的五年


  审核编辑:贝贝   精华:贝贝    

上一篇: 《 五月琴声

下一篇: 《 树化玉的哀思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贝贝:
诗人在现实与自我构建的世界中穿行得游刃有余,一些意向的表达娴熟而独具特色。值得细细品味的诗歌,其中不乏精彩的诗句。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3

  • 喻芷楚

    意像,欣赏!

    2014-12-17

    回复

  • 贝贝

    怎么不参加征文呢,很期待你的加入!问好!

    2014-12-16

    回复

    • 程志强

       不喜欢。我写我的诗,不希望获奖,不希望引起过多的关注。
      我只写自己的诗歌,足矣。管那么多,心累。

      2014-12-18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