登录 注册

墨舞红尘中文网 > 散文 > 情感散文

望月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A    编辑推荐    2015-06-09   点击:


  又是一个让人难眠的夜。
  夜晚,我瞻望星空,浩瀚的天空中挂着一轮黄金的圆月,皓洁的月光洒向大地,
  烘托出了一片安宁而又祥和的夜。
  春天花会开,春天鸟回来,人们往往喜欢新的东西,然而我却难忘那与我同干共苦,
  共度沧桑的老家老屋。
  老屋是生我养我的地方,是我童年的乐园。虽然是土墙土房,我总觉得很舒适。也许院子太小,也许是邻居的院子大,也许家里太乱,也许......在我记忆的长河里,它总是各居一方
  似乎被遗落却又是我心中那颗最亮的星。
  我难忘我的老屋,难忘屋外的那枣树,难忘屋外的秋千,因为它们是我童年时代的乐趣,
  然而我更忘不了老屋里所有的人,那就是我的爸爸妈妈兄弟姐妹,一些极普通而又伟大的人,
  是爸爸妈妈给了我生命,给了我理想,兄弟姐妹陪我长大,让我知道了人活着不能为自己
  而活。
  我的父亲母亲是一个普通的农民,她们很艰苦朴素,可能是经过旧社会和解放后六十年代,
  生活极为困难的原因吧!到吃饭的时候,都会想起那让人心烦有意味深长的唠叨,“现在吃饱啦,还不满足。我们那时吃一块窝头,喝半碗野菜汤,都乐得不得了。”每当这时我都目不转睛的看着二老。“文革中”学制缩短,二年中学毕业后我应征入伍。现在想起来,那时的生活真觉得太可笑了。
  还记得有一次,那正是八月十五枣落杆的季节,看着树上那粒粒珍珠般的枣娃娃,我馋得直流口水,正巧老爸没在家,趁这个时机爬上树,尽享这人生第一大乐趣。一个个小东西进入口中,吐出却是它们的“孩子”。正当我陶醉美妙的境界之中,忽然听到树下一声喊,不由的一惊,从不太高的树上摔了下来,我吓得哇哇直哭。是两个害怕,一个是怕父亲,一个是树上掉下来。爸爸扶起我来,口里虽说“活该!”但慈祥的目光是遮不住他那爱子之心,我知道爸爸是疼我的。
  国家一天天富强,我们的生活一天天富裕,爸爸也一天天老了。我转业回来,搬进城市的新居,暂时离开老家老屋......
  也不知道为什么,还是有别的理由,我总有空去那老宅老屋,看看老父亲。扫扫院子,喂喂猪样......然而,天有不测风云,我刚搬新居两三年,病魔夺走父亲的生命,他永远的去了,不管我们怎样撕心裂肺的大哭,都唤不醒他老人家。
  那天偏偏下起了小雨,也许是老屋太孤独,我想找爸爸拉呱。我想着想着,不知不觉地来到我的老宅老屋,但它仍旧干干净净,院子却是静悄悄的,我哭了。
  不管什么时候,我一有空就来我的老屋,因为我知道爸爸正在老屋等我。
  夜,依然静,月,依然亮,我依旧难以入眠。
  2015年6月8日
  审核编辑:罗军琳     推荐:罗军琳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编者按:
红尘会员   罗军琳:
照人无眠的总是月。月总是会让人思幽幽,起乡愁。恰恰老屋情怀正是这乡愁的一部分。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4

  • 文清

    望月,是一种心情,更是一种心境。问好!

    2015-06-12

    回复

  • 罗军琳

    朋友下次发文请多在意一些文字外的标点与段落排行。难道是写诗的惯性么?能将诗歌写好,更应该能把散文写得好啊。你的文字感多好呀!

    2015-06-09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

作者

西苑长江

查看TA的文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