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心情日记 > 落红心事

何以长相守?

记我们的故事

作者:琰玟璟玥    授权级别: A       2015-10-04   点击:


  初见那年,你我还年幼,我年仅六岁,你也仅长我三岁。
  当时的我想法还没那么多,也不是满肚子的弯弯绕,就是一个很简单的小女孩。
  记得那个时候,所有人都对我说,我长大后要嫁给你,我是你的未婚妻。所有人都对你说,我是你未来的妻子,是我的未婚夫。
  可是,当时你我还年幼,对这件事没什么理念,只是觉得多了个玩伴而已。那时,你一直让着我,经常陪我闹,陪我受罚,大抵是因为你觉得自己年长我几岁,应该这样做。我们一起在夏天的时候互相扔冰淇淋,一起玩结婚游戏,一起过家家,一起站墙角受罚,一起听爷爷训话,一起写作业……可以说,很多时间都是你陪我过的,你也是给我的童年带来最多的快乐的人。小时候的我,就像一只被关在笼子的鸟儿一样,家人不怎么带我出去玩,我从小和爷爷奶奶住在一起,爷爷性子比较古板,奶奶则因为我是女孩子不太喜欢。只有你,一直陪我,一直给我快乐。
  后来,渐渐地,我们长大了一些,我上了小学,你也入了四年级。我经常去你的教室找你,这个年纪的孩子,无论男女,都最喜欢说绯闻之类的东西。我每次去的时候,都会有人起哄,对你说,林××(姓名不透露),你老婆又来找你了。然后,你就红着脸出来,陪我说话。你没有和我说过让我不要再来了之类的话,只是很温柔地陪我聊天,现在想来,原来你变成熟的时间比我早上好多。
  我们之间的生活过得很温馨也很平静,若是没有出意外的话,或许五年以后,我们就要结婚了。那一天,阳光明媚得很刺眼,刺眼地令人讨厌。你拿到体检报告后,一脸惨白地看着我,目光却是前所未有的凝重和火热,仿佛要把我刻进你的心里。连素来神经大条的我都发现了你有些不同寻常,我当时就问你怎么了。你只是淡淡地说没事。当时,我也不知道是怎么了,看到他手上紧紧攥着的单子,就不由自主地扑上去抢。然而,我发现医生写的字太潦草,我居然看不懂。我当时就问他是什么字,他却笑着从我手中抽出单子,说只是自己胃不好。
  后来,我回家后,爷爷就不允许我再去找他。我好像是问:“为什么,他不是我未婚夫吗?”已经记得不大清楚了,大抵就是这个意思。爷爷意味深长地对我说:“丈夫是未来能够陪你一辈子的人,他不行。”我现在还觉得自己可笑,我当时居然没有反应过来,傻傻地问:“他为什么不能陪我一辈子?”
  再后来,我知道了他实际上是得了白血病,转到了外地治疗。想想还真是可笑,这么狗血的情节居然会真实地发生在我的身上。
  在他最后的那一年里,我们很少见面,爷爷奶奶不大喜欢我去找他,伯父伯母(他的父母)倒是愿意接我去。我记得很清楚,那一年,每一次见面,他都要告诉我,快点长大,快点成熟,学会保护自己。
  当时的我懵懵懂懂,不晓得他是什么意思,长大还能快点吗?不是顺其自然吗?不过也笑着应下,然后他无奈而又担忧地看着我强颜欢笑。
  他死得那天,我不在他身边,当时的我正在教室里上课,只是总是打寒战,也不晓得是为什么。现在想想,可能就是传说中的心灵感应。
  回家之后,我才得知他已经去世的消息,当时我的第一反应是不相信,因为上一次去看他的时候,他还能够给我讲故事。后来,在连夜赶去的路上时,我哭了一路,爷爷说我睡着了之后还在哭。我没有见到他最后一面,这是我一直以来的一个心结。
  他走后,爷爷开始教我人情世故,心机城府,谨言慎行……然后,渐渐地,我变成了和当年的他一样的人。疏离温和地笑,善解人意地说话,莫名其妙地疲倦,面对不同的人形象便不同……我简直成了另一个他。
  直到前年,我才明白,原来我早就已经爱上了他,因为我每遇到一个男生,总是不自觉地把这个男生和他做比较,然后又发现没有人比得上他。
  我心中的儿郎啊!我欲与君长相守,命运却令我们天人两隔?上穷碧落下黄泉,虽然你已不在,我也不知会不会爱上其它人,未来一片迷茫,但我向你保证,我永远永远,到死都会记得你。阿林,百年之后,我们在地狱黄泉之中再次相遇,你可还会记得我?
  何以长相守?何以动君心?
  
  审核编辑: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一封情书

下一篇: 《 白色记忆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