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落寒

作者:陌上ys    授权级别: C    编辑推荐    2016-06-15   点击:


  壹
  我在十岁之后,是一个乞丐。
  我不记得十岁之前的任何事,包括我的名字。
  黎落看到我时,我灰头土脸,蹲在街角,手里拿着破碗,向每一个过路人乞讨。她站在我的面前,我只看到她精致的裙角。
  她将我带回了红尘。红尘是这京城里最有名的风月场,而黎落,是红尘里最漂亮的姑娘。
  我站在木楼梯的拐角,看着她在台上摇曳生姿。十指纤纤,在宽大的衣袖里若隐若现,杨柳似的腰摆动着,柔若无骨。含情的杏目似乎注视着我,又似乎没有。
  “从今天起,你就叫做落寒,是我的琴师。”五年前,她这么说。她为我找了学琴的师傅,日日教我弹琴。我在学琴上是极有天赋的,仅仅半年,师傅便说,他没有什么能够教我的了。
  师傅这么说的时候,黎落的脸上,竟露出了一种欣慰的表情,我从未见她那么看着我,似乎是恨,切骨的恨,又似乎是爱,甜软的爱。
  那一眼,让我想了很久,却没有头绪。也许是因为做乞丐时看了太多人的眼色,把自己磨成了内敛的性子。黎落说,我是她的琴师,可自我学成以来,她却从不让我为她伴奏,只让我做些丫鬟做的活计。我也从来不问,只照着她的吩咐,做她让我做的事。
  只是,黎落每日都要叮嘱我,莫要忘了练琴。
  贰
  黎落是红尘里最漂亮的姑娘,也是这红尘里最出名的舞姬。她的舞,在这京城,千金难求。因此,黎落的规矩很多,比如,卖艺不卖身,又比如,一日只跳一支舞,再比如,从不接受邀约外出跳舞。
  那日,她告诉我整理东西应约去丞相府献舞时,我心里吃了一惊,是谁有如此大的面子让黎落破了她的规矩。
  她特意叮嘱我,让我带上我的琴。
  我抱着琴,跟在黎落的后面,朝丞相府来接的马车走去。我听到身后的人在窃窃私语,议论着黎落,说如此清高的黎落也会看重权势,应了丞相府的约。
  我看着她的背影,坚强而孤独。
  丞相的寿辰,热闹非常,因着皇帝带着众皇子亲自前来祝寿,显现他对丞相的倚重与亲近,大臣们纷纷前来,一时间丞相府门口车水马龙,络绎不绝。我挑开帘子一角,向外望了一眼,只见门口站着的人冲着一个管家服饰的人谦卑的笑着,递上了手中的礼单。那丞相府的大门高高大大,朱红色的漆,庄重的很。门口站着两只石狮子,凶猛威严,直直的向前瞪着。
  叁
  我们自然是没资格从正门进入的,马车带着我们一路到了偏门。黎落在京城的名声颇大,倒是没人苛责我们。只是背后议论几句罢了,只说丞相如今在京城是炙手可热的人物,连黎落姑娘都请来了。
  自然也有不甚好听的话,说以为黎落姑娘多么清高,如今也会攀高枝了。黎落兀自抱着怀里的箱子,跟着管家往给我们安排的,用来化妆休息的房间走去,并不理那些长舌头的仆人。
  天色尚早。黎落坐在桌前,抚摸着桌子上的小箱子。这箱子是出门前黎落特意叮嘱带着的。一路上她都自己抱着,似乎是什么珍贵的宝物。
  我站在她的身后,看着她优美的脖颈。柔软纤细,却从未弯下。
  直到小丫头通知我们快到时辰了,黎落好似才惊醒,一阵陈旧木头的吱呀声,她打开了桌上的木头箱子。
  我从未见过那么美的衣裳,红的像霞,软的像云,流畅的花纹,像是烫在衣服上。
  黎落轻轻的将它取了出来,没有扭头,只是唤我,“寒寒,帮我将它穿上吧。”她的声音有些沙哑,带了些微微的涩。
  从未见过黎落如此精心装扮,衣服妥帖的贴在她身上,勾勒出玲珑的腰身,柔软的腰肢不盈一握。
  她伸出如玉一般的纤指,拉住了我的手。她的手,有些微微的湿,指尖紧紧地捏住我的手,指甲都要掐进我的肉里。
  “寒寒,随我登台。”
  肆
  台上,黎落摆好了起舞的姿势。
  我坐在台子的角落,奏响了第一个音。黎落和着曲子,摆动着宽大的衣袖。衣袖飘飘荡荡,似是缠绵在天边的云。
  曲子是黎落亲自选的,清清淡淡的调子,不甚合今日的气氛。不过黎落一向清冷惯了,一时也没人挑理。
  忽地,黎落的脚动了,她的左脚在地上轻轻一点,那台子面上竟然长出了花,一朵红莲悠悠升起。
  黎落单脚站立,脚尖点在那红莲的花心上,花朵承载着黎落的重量,将黎落衬成了莲花仙子。步步生莲,随着黎落的舞步,木台子渐渐开满了莲花,那最初盛开的,已经变成了磨盘大小,将黎落托了起来。在花瓣的遮掩下,黎落的身影,若隐若现。
  暗香浮动,台下众人,竟似已然看痴,那一个个表情,似在梦中。
  我偷偷地看了坐在主位的人一眼,因离的稍远,只能看到他身着明黄色服饰,脸上的表情不甚清楚。知道那人的身份,并不敢多看一眼,快快的一瞥,,便收回了目光。
  戛然而止,曲子已经奏完,黎落在那花上旋转,一圈又一圈,裙摆吹了起来,开成了这台上最美的一朵莲。
  停止的那一刻,有人破门而入。
  伍
  一队又一队的士兵,冲进了丞相府,将丞相府包围的严严实实。如此大的动静,竟没有惊醒那些重臣,甚至主位上那人,都没有一点反应,似乎被人勾了魂,个个脸上露出满足的神色,一点也没注意到那冲进来的士兵。
  最终,丞相府里的人全部都被带走,黎落和我也未能逃脱。被带走的前一刻,我看到,在士兵身后,被遮挡着的,那俊朗的男子。
  从此,我再未见过黎落。但,她的话,却久久地回旋在我的脑海,“寒寒,别忘了他们的死……”
  那是一座华丽的宫殿,我被关在那里,整整半个月。我不知这是何处,亦不知发生了什么。每日有专人伺候着,比在红尘,精致了不知多少。
  那日,声音尖细的宫人来传话,我才知,原来,这就是全天下,最美的宫殿,皇宫。
  任由着宫女为我沐浴,梳发,熏香,那宫人恭敬地站在旁边,讨好似的说着:“姑娘是个有福气的人儿,咱家在这儿先恭喜姑娘了。”
  我被裹在被子里,由宫人们抬着,送进了皇帝的寝宫。我又见到了那个俊朗的男子,只不过,他身上,已经换上了明黄色的衣服。
  我十五岁,成了皇帝的妃子,赐号黎,赐住凝香殿。
  陆
  皇帝每日都要来凝香殿小坐片刻,也不说话,只是坐在那窗口,静静地坐上那么一会。
  因着皇帝的这一喜好,我在宫里的日子并不难过,无人能把握皇帝的心思,便都抱着少做少错的心思,不时到凝香殿走走,说些无关紧要的话。
  三年时光,飘飘而过,我十八岁生辰那日,正碰上皇帝心情欠佳,责罚了一屋子的宫人。
  其实,我并不记得自己的生辰,只是黎落说,我该是这天生辰。
  无人知道他生气的原因,似乎是突然,他的怒火便降了下来,无人敢阻拦。
  宫人宫女们瑟缩着,跪了一地,任由他发泄着自己的怒火,却不敢动一下。茶杯被他生生捏碎,鲜血流下,他却执意不肯宣太医。
  宫人到凝香殿去请人,我匆忙赶到上书房,越过那跪了一地的宫人,跪到最前面。
  他哼了一声,却没有说什么,将手背在身后,藏起了伤口。
  我望了去请我的那宫人一眼,暗示他去请太医来。宫人伶俐,悄无声息的便出去了。
  我兀自站起,抓出他那受了伤的手,用嘴吮了吮,在他差异的目光中,晕倒在他的怀里。
  朦胧中,我听到嘈杂的吵闹声,有皇帝慌张宣太医的声音,有太医恭喜皇帝黎妃已有一月身孕的声音,也有宫人们下跪高呼万岁的声音……
  我在这嘈杂中,做了一个悠长的梦。
  柒
  “凌风,我们一起去放风筝好不好”
  “凌风,我们一起去抓蝴蝶好不好”
  “凌风,你为什么不理我啊”
  十六岁的我,偷偷逃出山谷,到镇子上游玩,遇到了凌风。
  他比谷里人有趣的多,带着我到处游玩,我不想再回到谷中,只想跟着他,他却日日催促我回家,再不肯带我到处游玩。
  谷中的人最终还是寻到了我,我执意不肯跟他们回谷,便被强行带了回去。因凌风跟我相处的久,怕我跟他泄露了谷中的秘密,便将他一同带了回去。
  据说谷中的人是上古仙人遗留下的骨血,每个人都身怀秘术,到了我这一代,血脉淡薄,秘术已渐渐失传。我和姐姐黎落琴舞合奏才有迷惑人心智的能力。
  因为跟凌风在谷外一同游玩的缘故,我们关系甚好,他在谷中长住,我经常带着他到处厮混,偷偷出谷,教给破解谷口阵法的方法,甚至将谷中人的弱点告诉了他。
  十六岁生辰那日,我不小心划伤了手,他抓起我的手指,吮吸,告诉我说,只有这样才能止血。
  他的口腔温热。我想,这大概是那些人说的爱,过了十六岁生辰,我便央求母亲,将我嫁于凌风。
  却不知,因着我幼稚的爱,将全谷人置于死地。
  捌
  我与凌风站在谷后的花丛中,他摘了一朵花帮我戴在头上。我还没来得及对他露出笑容,母亲便寻到了此处。
  母亲将我拉到身后,告诉我说,凌风是个忘恩负义的人。我被母亲拉着,蹒跚着向前走去,回过头看他。
  无力挣脱母亲,我想反驳,却张不开口。
  凌风偷偷带来了军队,靠着我告诉他的弱点,不费吹灰之力,将谷中人杀了大半。
  母亲拉着我一路朝着谷中的禁地走去,路上,到处都是与我朝夕相伴的亲人的尸体。可是,他们再也不会冲着我笑,佯怒地对我说,寒儿又调皮了。
  仅剩的叔叔伯伯们护着我们,向禁地逃去,可是他们一个个地,全死在了路上。
  我望着他们的尸体,一地的鲜血,那么的红,看得我眼睛都烫了起来。
  谷中人无一生还,全谷共二百一十三口人,都死在了凌风和他的军队手下。
  母亲带着我和姐姐逃到了禁地,禁地出口却被凌风包围,我们无处再逃。他说,我们密谋造反,他说皇帝亲自下旨剿灭我们,他说,投降可获一生路。
  母亲不再相信他,她耗费心力,将我跟姐姐送了出去,封印了我的记忆,让我变成了十岁。
  母亲说,寒儿,不要恨自己。
  玖
  我坐在凝香殿的窗前,如他一般,看着窗外的景色。原来,窗户对着的,是我的山谷。
  阳光正好,我看着窗台上的烛台,火焰跳动着,像顽皮的孩子。
  我抚摸着自己的肚子,里面,是我跟他的孩子,我跟凌风的孩子。十六岁的时候,我想着,日后我嫁给凌风,定会生一堆的胖娃娃。
  如今,我们终于有了第一个孩子。
  我微微笑起来。
  宫人将我醒来的消息禀告给了皇帝,皇帝急匆匆走来,他站在我的身后,像往常一样唤我,落寒。
  我扭头,笑着看他,望着他说,凌风,我叫黎寒。
  黎落,是我的亲生姐姐。
  “寒寒,,别忘了他们的死……”
  怎么会忘呢,我怎么会忘呢,我的手上,沾满了他们的血啊。
  我将窗前的烛台推倒。凌风,跟我一起吧,带着我们的孩子,去见谷里的人吧。
  他拉着我,扑打着我身上的火,可是有什么用呢,我微笑着看着他,再也堵不住嘴里的血,喷在了他的身上。
  火卷起了窗帘,床幔,爬上了房梁,席卷了整个屋子。
  凌风被人救了出去,他就站在窗外,看着我的尸体,跟这凝香殿一同,烧成了灰。
  凌风
  天牢暗无天日,阴暗潮湿。侍卫在前带路,我一路,走到了关押着那个女人的牢房。
  “黎落,我已经娶了寒寒,如今的结局,你可满意?今日,就是寒寒的生辰,她会永远同我在一起。”
  那女人缩在墙角,脏乱不堪。她毫无形象的大笑,“你先铲除了我们,又借着我们的手杀了你自己的父亲兄弟,你会有报应的,哈哈哈哈!”
  无端的生气,示意看守解开她的锁链,将毒酒递给了她,她接过,一饮而尽,在大笑中,死去。
  抑制不住的怒气让我大发脾气,弄伤了自己的手。看着她恭顺的跪着,没有了当初古灵精怪的性子,我藏起伤口,不想她看到。却不知,她虽已忘了所有,潜意识里却记得,我们的小动作。
  看着她晕倒,我慌乱起来。
  她终于醒来,却说,凌风,我叫黎寒。她记起来了,全都记起来了,原来,我的血,才是解开她记忆封印的引子。
  看着她在火里微笑,我心里想,这便是,我的报应了吧。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麻恩让的麻雀梦魇

下一篇: 《 一碰就痛的十五岁(2)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西部井水: 一滴血解开记忆封印,小说话分两头,演绎爱恨情仇。故事曲折离奇,笔墨节制有度,足见匠心独具。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2

  • 粒儿

    一滴血,让开头的扑朔谜题全解开了。小说语言精致,唯一遗憾的是小说结尾仓促了点。

    2016-06-15

    回复

  • 西部井水

    问候作者,期待精彩继续。

    2016-06-15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