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前位置:首页 > 散文 > 杂文随笔 > 哲学的起源

哲学的起源

棺材讲堂第一讲

作者:陈小宾    授权级别:A       2014-03-23   阅读:

  
  对于每一种认知,必须先要了解它十八代祖宗的来源。通过挖开哲学的祖坟,居然发现这家伙有两个祖宗。而这两个祖宗在时间和地域上的差别又很大。所以,本人对哲学的祖奶奶的佩服程度绝对是五体投地。下面且听我胡扯这一中一外的两个骨灰级的祖宗。
  当前有两个最吃香的新名词,那就是“叫兽”和“砖家”。凡是盖棺定论的事物,都必须经过这哥俩盖章。凡是不能盖棺定论的事物,也可以挂钩这哥俩的名头来糊弄世人。比如今天本人说的哲学,据这哥俩略同的英雄所见肯定,说哲学这玩意起源于古希腊,是一位名叫“泰勒斯”的人发起的。也就是本人挖开哲学祖坟发现的两个祖宗之一。
  “泰勒斯”是什么样的一个人呢?据棺材板上的记录,“泰勒斯”是一个怪人。据说他行走的时候只看天不看地,最终演绎了一出“人掉囧坑”的典故。我却不敢笑他。因为他挂了两千年之后,他的德国徒孙“黑格尔”为这个囧典说了一句话:“只有那些永远躺在坑里从不仰望高空的人,才不会掉进坑里。”还有,将一年修定为365天也是他扯出来的;以及其他方面的杰出贡献,最后还被古希腊人民推为“古希腊七贤”之一。一看“七贤”,不由想起了咱们在魏末晋初的“竹林七贤”。这两批“七贤”存在着很明显的档次差别。人家“古希腊七贤”,他们在不同的社会岗位上,用高尚睿智的言行来维护了社会的稳定,可谓都是修身治国平天下的栋梁之材;而我们的“竹林七贤”,说白了就是一群乌合之众,整日碌碌无为,聚众在竹林里喝酒,K歌。还仗着都认识几个方块字,就专门揭人家朝廷的短,讽人家当官的刺;在当时的司马当局,他们属于扰乱社会稳定的捣乱份子。
  扯远了,言归正传吧。也许是“泰勒斯”年纪大了,怕掉进坑里再也爬不起来了;或许是觉得“思想家”和“自然科学家”这两顶帽子还不够;于是提出了“水的本原说”,自个又编织了一顶“哲学家”的帽子戴上。由于对手工艺的不熟悉,导致这顶帽子戴上去让人觉得有点不伦不类。
  “水的本原说”。“泰勒斯”认为,世界万物都是从水开始演变开,最终又归回到水。在他的思想言论里,水是一切存在物得以存在的依据和最后的归宿。泰勒斯”同志在提出这观点之前,已经是一位卓越的自然科学家和思想家,对希腊乃至全人类做过巨大的贡献。我就搞不懂了,在他首创的“理性主义精神”和“唯物主义传统”的面前,他怎么会提出如此玄幻的观点?是“希腊神话”的历史背景所致?还是与他的“普遍性原则”所产生的“多神论”信仰有关?要按本人棺材里的腐朽理性去进行哲学辩证,那么“泰勒斯”同志所提出的这个观点,更像是希腊神话里的说辞;客气点的话,或者可以用“马克思思想”作为安慰和鼓励:这个观点属于“希腊神话”、“宗教”和“艺术”三者的有机结合。因为,“水的本原说”根本就没有可靠的科学依据来作为支撑。既然连提出来的言论都不能成立,那么“泰勒斯”又怎么能吃哲学祖宗的这一撮香火呢?
  咱们姑且先把“泰勒斯”晾一边去,看看另外一口棺材里的祖宗。如果说“姬昌”,可能极少有人熟悉这个名字,但是一说周公大家都不陌生了。棺材板上记载,这位祖宗没有“泰勒斯”那么多“家”的头衔,唯一有的也就是一个“老人家”而已。但是这位祖宗的贡献比“泰勒斯”还大得多。如果仅将中外哲学的起源来进行对比的话,无论是历史时间上,还是技术含量上,“周文王”都比“泰勒斯”牛B。好了,炫耀祖宗是懦夫的可悲行为,有本事跟人家比当今,比赢了才可以光宗耀祖。要是比输了,那就快点想办法培养下一代,待以后跟他们比子孙后代。
  周公给当时社会带去的正能量,咱们留给于丹或者易中天去说。今天我们只说他与哲学的五毛钱关系。老周同志当时因为受到了政治上的迫害,被囚禁了起来。老周在接受劳动改造的时候,除了出操和做塑料花的时间以外,专心研究起了一门学术,那就是【易经】。
  【易经】的起源,我估计是老周同志从想女人开始发起的。因为,他首先想到的是阴和阳的对立变化,然后用一个八卦的简单图像和数字,再去来阐述纷纭繁复的社会现象,显示成千上万直至无穷的数字,具有以少示多,以简示繁,充满变化的特点。
  老周同志所提出的观点与“泰勒斯”的“水的本原说”不同。更具有科学性。老周同志认为,万物之理有变有不变,现象在不断变化,而一些最基本的原则又具不会变的,这就从客观世界的辩证发展中,抽象出了理论上十分丰富的朴素的辩证法。
  作为“毛泽东思想”的忠实粉丝,在已经被关进监狱的艰苦条件下,我们伟大的老周同志依然坚守着“没通过调查研究就没有发言权”的革命理论。他巧妙运用了“泰勒斯”的“唯物主义传统”来反驳“泰勒斯”的“希腊神话”。他不相信神话里的奇迹,也就不去虚构万万事物的源头。在艰苦的监狱生活条件下,他用科学的辩证法来琢磨万万事物的演变过程。为了打发无聊日子而自主开发的脑力游戏,给后世人留下了巨大的财富。同时也给小部分居心叵测之小人留下了生财之道。
  受到“泰勒斯”的无厘头观点影响,导致西方哲学的子孙后代分裂成了“唯心主义”和“唯物主义”两大派系,至今还围绕着“先有鸡还是先有鸡蛋”的观点不停斗着嘴。
  为了给老周同志讨回哲学始祖的称号,我们要紧紧地团结在【易经】的可知论周围,然后再用敢于怀疑一切的科学态度去探索【易经】之外的不可知论。我们要把胡扯的“叫兽”和“砖家”们赶下时代的舞台,还原世界的本质。

  审核编辑:       

上一篇: 《 【红尘有你】时间去哪儿了

下一篇: 《 学勾搭哲的全过程

【编者按】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