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情感散文

妈妈,我想您

作者:西苑长江    授权级别: A    精华文章    2019-07-12   点击:


  (一)
  农历五月二十七,按当地的风俗是祭奠病故老人上麦坟的日子。这天上午,天空低垂,凉风沉沉的细吹,淅淅沥沥的冷雨,像一根根钢针,刺得我的心一阵阵生疼。
  三十八年前的腊月,我的妈妈转瞬去逝,今天又到了祭奠她老人家的日子。我拿起了烧纸和祭供,来到了坟地,拥抱了安息在那里的妈妈,转身想离开时,可是,我的一只脚踏在了田间的畦背儿上,另一只脚却钉在原地,动弹不得。仿佛有两股无形的力量在争夺,一股拼命把我往外拽,一股又将我死死地拖住。
  妈妈颤抖着站起身,泪眼婆娑,脸上却浮起几缕笑意,催促我:快走吧,咱家在等你呢,不用担心我!
  雨,越下越大,我的心里,早已是大雨滂沱。摇下车窗,透过雨帘,我看见妈妈站在墓碑的檐下,慢慢抬起了右手。她苍老的身子,像是一枚深秋的枯叶,挂在树梢,随时都会飘然离去。我再也忍禁不住,鼻子一酸,泪水倾泻而出,打湿了一路的归程。
  路上,我默念着:第一个抱我的人,第一个吻我的人,永远不会嫌弃我的人是妈妈。逐渐看着她眼角悄悄爬上了鱼尾纹,我远行的时候,妈妈的思念是一条线,一头栓在我身上,一头拴在故乡的家里,那条线越拉越长,越拉越长……
  (二)
  入伍后第三年的腊月二十三,我第一次探家,回到了生我养我的小村,回到了年迈体弱的妈妈身边。
  多少年来,回家待的时间总是很短,尤其是入伍三年之后,第一次探家只有十五天假期,来去匆匆,在家多也不过十日。一个假期,我时时刻刻跟妈妈在一起。因为我清楚地知道,妈妈已经是老病缠身,多年的高血压病,时刻都有发生脑溢血的危险。人世间最痛心的事莫过于子欲孝而亲不待。必须在我假期有限的时间里,尽可能地多陪伴妈妈,照顾妈妈。只有贴心的陪伴,才是最温暖的语言,只有细心的照顾,才是人世间最大的孝顺。
  正月初七,我的假期已到了最后一天,乘车归队。就在那天夜里下了一夜大雪,我冒雪步行出村,年迈的妈妈小脚蹒跚,一步一步的送我到了村东,我不敢回头,融化在雪花里,踏向归队的征程。
  不遗憾的是幸好这次探家时,带着妈妈去医院做了一次全面检查。检查结果,妈妈的病暂时无大碍,只要加强营养,按时吃降压溶栓药就行了,这样还使我稍微放心。
  第二次探家时我已提干,每年的假期是一个月,万万没曾想到在78年的腊月中旬,突然接到“妈妈病危住院”的电报。我的探家报告被组织批准,急忙乘火车转汽车直奔县医院。因为那里住着我的妈妈,“妈妈,妈妈”我在喊您!在妈妈高度昏迷的情况下,我听到妈妈心里的回音。
  医生诊断为“蛛网膜下腔出血”,危在旦夕,只能保守治疗,我心急如焚,昼夜监护。在夜晚静静的病房,我能明显的感觉到妈妈呼吸困难,有气无力。我的痛苦,我的泪水一滴一滴的滴在妈妈脸上,妈妈好像也在流泪,不知道我们娘俩的泪水是苦的还是咸的。
  也许是妈妈的生命力特别顽强,也许是医生真的有妙手回春的医术,也许是她挂着她这个没有媳妇的小儿子。经过姊妹几个精心照料,两个哥哥和我轮流值班,姐姐负责送饭,妹妹洗妈妈尿湿的各种铺垫,妈妈的病情很快得以稳定。在第七天上,她老人家的眼皮能微动,嘴能进水滴,有些意识反应。医生说奇迹要出现了,我们高兴、激动,但妈妈的病床前没有点滴笑声。一个春节我们姊妹几个都在医院度过,大年初一姐姐包的饺子送到医院。医生再三嘱咐:要经常给病人翻身,勤换被褥,以防褥疮。春节过后四天,我记得没错是大年初四,妈妈睡醒了,您十一天的熟睡,母子十指连心,您知道您的孩子是怎么熬过的吗?妈妈睁开眼睛看看这看看那,想表达的心事只能用眼皮、嘴唇和手指尖的微动来表示。我知道妈妈想念她的小儿子,更挂着我的婚事。
  其实,哥哥姐姐托人给我介绍了几个女友,有的还在妈妈住院的医院工作,没有心思约会,更没时间交流。她老人家仍是牵肠挂肚,也只能顺其自然,妈的心事我很明白。
  妈妈的病情逐渐好转,没过几天能靠着被褥坐一会,液体减量,能进点小米稀粥,每天数次。妈妈直直的眼神四处溜达,嘴“哇哇”的想说话,谁也听不懂,根据她的反应我们大部分能猜对,猜对了她就微笑,猜错了看她着急的样子还真有点孩子气儿。
  妈妈的病情一天天好转,医生说:“请放心,没有大碍啦!”我归队的时间临近,个人问题暂且搁放,我的心早已飞往千里之外的部队。元宵节到了,假期也到了,妈妈出院后,我迫不及待地登上去部队的火车,于正月十七灯火黄昏时,抵达营房。脑海里一丝一缕经常出现妈妈的病房,与妈妈康复惊喜的笑脸相逢。在医院照顾妈妈三十余天,我心中暗自庆幸,在妈妈最需要我的时候,我终于没有缺席。
  我做出了一个新的决定:每周给妈妈写一封信,每个月邮一张照片,让这种特价的礼物陪伴妈妈,妈妈会放心,会高兴。部队再紧张,我一定抽出时间完成这项重要的任务。
  (三)
  妈妈得的是高血压脑病,已经七年多。住过几次医院,平常在家里吃药,由哥哥、姐姐、妹妹照顾。
  妈妈不止一次用说不清的语言对我说:“你哥哥们很有耐心,每天早晨我还没起床,他们将火炉搬到院子里,清除好炉灰烧旺炉子再送到我的床前。晚上用开水瓶装好一壶热水,随时准备我什么时候喝水洗脸用。男人家,能做到这样很好了。”
  妈妈褒奖哥哥的话里,丝毫没有责备我的意思,却让我感到深深的愧疚。作为儿子,我为妈妈做了什么呢?一年一次探家,在家能住几天?给妈妈做过几顿饭?妈妈生我养我,供我读书,还把我送到部队锻炼。如今妈妈年老多病,我却不能守候在她身旁,每念及此,我的心惴惴不安。妈妈理解,常对我说“儿子啊!忠孝不能两全,心孝等于行动,你的哥哥都在家住,单位离家两三里路,很方便”。每次回来探家,我都嘱咐自己,一定好好弥补对妈妈的亏欠。
  记得一次探家的时候是数九寒冬,妈妈由于自己不能穿衣,通常起得很晚。我每天早晨看到哥哥来到妈妈的床前,整理好炉子,烧好洗脸水,再去做饭,妹妹来时由她做饭。我说:“你们赶快去忙你们的,妈妈后边的事有我呢!”我随后侍候妈妈起床,把妈妈扶到圈椅上,再把火炉搬到跟前,腿上搭上一床小被子。打来洗脸水,帮妈妈洗手洗脸后,我将一碗热气腾腾的粥饭端到她面前。妈妈自己能吃饭,她笑盈盈地接过餐具,一脸幸福的表情,“我真享福!”
  有一次我给妈妈洗手,妈说“哎呀,你的手怎么冰凉啊?”妈妈温柔地责备着我,怜爱地握住我的手。瞬间,妈妈手上的温暖,传递到我的双手,随即蔓延到我的全身,此时此刻,我仿佛回到了童年。曾经多少个寒冷的夜晚,我就是这样和妈妈在一起,依偎取暖。
  天气晴朗的时候,我把椅子和火炉搬到门外,再放一个凳子在边上,然后泡好两杯茶。金灿灿的阳光像一批暖融融的毛毯,将我和妈妈团团裹住。我俩呷着茶红,唠着家常,不时抬头望望纤尘不染的蓝色天空,低头看看几只母鸡在屋檐下啄着食物,偶然听听风在我家院子的小枣树前轻轻的脚步声。岁月如此静好,假如可以,我愿意永远这样,陪着妈妈到地老天荒。
  (四)
  话说到这里了,男大当婚女大当嫁也是正常的事。你别说这次探家还真交了位女友。是县医院我的大夫同学给我牵线,搭桥了一位他本院的大夫。怪不得妈妈住院期间,他老问我交没交女朋友,我的回答直接了当“没有”。经过他的安排我俩见了面,一见面都印象不错,这就叫缘分。其实,这位女神早就注意我啦!因为她是县医院的大夫,更是我妈住院带来的这份缘分。
  记得就在这次探家时候,我去县城参加同学的婚宴,婚宴上我只是走走过场,真有些举棋不定,因和女友约定好了,今晚在医院北门见面。蜜谈约一个小时的时候,忽然隐隐约约有一个声音:“天也不早啦,妈妈在挂念,不睡,万一有什么事呢?”原来是我的哥哥怕我喝了酒不安全接我。闺蜜华见挺尴尬,她用非常小的声音而且有点不高兴:“说好了今晚在我的住处吃点夜餐,我都包好了饺子。”一股热恋的力量,一股母爱的力量,这两种力量都在拽我。我讲了好多安慰的话,女友可能认为是谎话,我也说不清,最后决定不吃夜餐,骑自行车回家。现在想来,是那股母爱特殊的力量将我拉回到妈妈的身边。
  哥说:今晚妈妈坐在圈椅上不动,泡脚上床后也不睡。但我一切都明白,顺便就在妈妈的身旁睡下了。我失眠,窝在被子里打着手电看小说
  突然,妈妈有急促的喘息声,我蹭一下爬起来。只见妈妈穿着睡衣坐在圈椅上,张着嘴巴,上气接不上下气。“妈,您怎么啦?”我扑过去,从背后一把将她抱住,掐人中加按摩。我正想叫哥哥,妈妈长舒了一口气,睁开了眼:“我刚才差点闭过去,生死果然由天注定。今晚如果你没有回来,我可能就被阎王爷收走了。”
  我醒了,出了一身冷汗,手电筒还在亮着呢,原来是一场梦。我越想越怕,泪水洗不掉人生的遗憾和悲伤,只有实实在在的陪伴,才是为人子女应尽的本分。
  (五)
  我在部队和女朋友只是书信来往,沉甸甸的情书涵蕴着香甜美的味道。我敢写三张,她一定写四张,一次我写了五张信纸,她急忙返回六张情书。我在部队通常是熄灯以后,盖着被子用手电筒偷看。她也是住的集体宿舍,同样半夜里或是没人的时候偷看。鸿雁确定了我们的感情,她也经常到我家看我妈妈。家信每周一封,照片每月一张,我从来没间断过。不过现在邮寄的地点不同啦!寄给我的女朋友,由她代劳送到我家读给妈妈听,妈妈最高兴不过啦!女友很愿意这么做,我家离县城很近,骑自行车十分钟即到,如果再远一点她也很愿意这么做。
  春里的一天,女友给我的回信中说道:鸟儿欢叫,好一个春光明媚的艳阳天,我来到了家,春风拂面,那种舒心舒服的感觉,我不能形容。随着春天的到来,我们妈妈的气色好多了,身体恢复了些生机。
  她说,我歇班,吃过早餐十点钟到达你家,读完你的信又看了照片,妈妈高兴的说:“你去到院子里的菜园摘点菜吧,这菜是老头子闲时间种的,新鲜没污染,你们城里吃不到的。”我知道老人家的心意,让我吃了饭再走。
  我很正常的问道:“今天不用摘菜呀!屋里有好多菜呢。”
  妈妈笑笑:“去摘,一定去摘。”
  院子里的菜我是晓得,有黄瓜、丝瓜、菠菜、小葱、苋菜,能做出很好的美味,我从小就欣赏新鲜蔬菜的味道,不过,我真没吃过自己家种的菜。
  好吧!乖乖听话,我拎着竹篮带着小铲子,听着妈妈的指导,“那棵太老啦,捡嫩的。”
  也许是隔了几天没见面的缘故,妈妈显得很兴奋,我心里挺舒服,见到绿油油的菠菜、小葱,我自言自语着:“都有口福啦!”
  一会儿妹妹回来啦!毫不客气喊了我一声“嫂子”,拽着我就到厨房做饭。
  中午,在妈妈的盼望下,我和妹妹积极配合,成功地烹饪出几道好菜。当我与妈妈、妹妹一同分享着香喷喷的饭菜时,我感觉,它的味道胜过世界上所有的山珍海味。
  好一位文水女友,还真不错!
  (六)
  我和女友只见了两次面,通信一年多,八0年底我们定下结婚的大事,时间:八一年元旦,地点:部队,这些都是考虑母亲的身体状况,更叫缘分。定下决心后,女友到了我家突然的通知了家人,老父亲给了她300元钱,那时我的工资每月52元,她的工资每月34元,三百不少啦!她乘汽车转火车按时到达部队,真有点军事化行动的味道,合格的军嫂。战友们一场热闹的茶话会,原来的女朋友变成了我的妻子,就这么简单。她没有坐婚车,更没有穿婚纱,一生的遗憾,但已成了美好的回忆,没法补救。
  我们结婚后回到老家守着老母亲度的蜜月,全家都很高兴,我们的婚姻没办一桌酒席,用现在的名词叫“闪婚,裸婚”,不管怎么叫法,和睦幸福才是最好的甜蜜。时间最公平,从来也不多给谁一分,也不少给谁一秒,春节刚过我的假期又到啦!我终究不能长久侍奉妈妈,更不能陪伴老婆,“分居”这个名词我真说不出它是啥滋味,纵有千般难舍、万般难离,我还是不得不忍心离开老母和老婆,踏上归程按时到达部队。
  离开的前一晚上,妈妈和夫人的心情我都理解,她们也理解我,眼泪就是最好的回答。妈妈似乎不经意地对我说:“儿子,我怕是熬不过今年,你下次回来,也许没有我了。”
  这正是我最担心和害怕的!我不敢往下想。
  一年过去了,我们全家还是过着鸿雁传递的生活。到了十一月底,夫人给我生了小千金,在书信来往上又多了个新鲜有趣的话题。我的女儿在四十天左右的时候,哥哥突然给我发了电报“母病故,腊月十六发丧,速归”,我在外正执行着任务,脑子快要爆炸了。上级通知我马上回连队,连队已给我办好了探家报告,急忙收拾行李,可心已经飞到了家。
  妈妈在,我有一个母爱的家可以回去,还有一处心灵的港湾可以停泊;妈妈在,我永远都是孩子,虽然是成年人,还有一个地方可以撒娇,可以倾诉。我无法想象,没有妈妈,我的人生是什么样子。
  我畏缩在妈妈的棺材前:“妈,不会的,您信佛,坚持吃素这么多年,菩萨会保佑您长命百岁。”我心如刀绞,只有泪痕,“春天快来了,天气暖和,您会一天天好起来的。我不在家,有您的儿媳妇和您的小孙女陪伴着您,您不会寂寞,说得好好的,我还要带您去旅游。”你看,妈妈笑了,苍老的脸上每条皱纹都在荡漾。
  我无精打采的接回我的夫人和女儿,和哥哥们安排好妈妈的丧事,弟兄仨昼夜守灵。晚上,我做了一个梦,梦见自己骑着一辆崭新的自行车,载着妈妈在花香满径的乡间小路上奔跑。一路上,杂花生树,草长莺飞,一派生机勃勃的景象。妈妈双手紧紧地抱住我的腰,头贴在我的背上,和我一起沉醉在美妙的春光里。
  母亲老了,就像一盏灯,也像一口井,总有枯竭的时候……
  趁母亲还在身边,好好的陪她,爱她。因为真的会有一天,你不会再有这样的机会……
  2019年7月10日
  审核编辑:吟湄   精华:吟湄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迷思 (二)

下一篇: 《 一声鸣叫,百般烦恼

编者按:
执行站长   吟湄: 这世上最伟大的爱就是母爱!作者行文朴实无华,却自有一股震撼人心的力量,这是来自人心最深处的呼唤!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渭雨轻尘

    儿女都很孝顺,母亲在晚年实实在在地享受了很多的天伦之乐,也没有什么遗憾了。难得的是女友知书达理而又善解人意,美好爱情甜如蜜。

    37天前

    回复

  • 西苑长江

    谢谢吟湄老师,辛苦啦!

    37天前

    回复

  • 吟湄

    我在部队和女朋友只是书信来往,沉甸甸的情书涵蕴着香甜美的味道。我敢写三张,她一定写四张,一次我写了五张信纸,她急忙返回六张情书。这“急忙”二字用的好哇。这才是伉俪情深。

    38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