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散文 > 游记异闻

宗柔

作者:小野兽    授权级别: C       2019-07-17   点击:


  故事来源于幽深的山林里,那里地势崎岖,山形怪异,即使在蝉鸣沸起的夏季,也会感到阵阵阴凉。老林的幽寂,仿佛是一个不可名状的鬼,它似乎比人更了解人自己,它融入了空气里,随时感知老林里的动静,大到村里去旧迎新的阵阵鞭炮声,小到响尾蛇逶迤在枯叶上的摩擦声,再小点,就是能窥视每个人的内心……
  在这里生存着一群被称“野蛮人”的民族。这里的土,是红色的。这种红色的土壤像血液一样,蕴藏着一股神秘的力量,它通过土地、空气无所不在。因此,这里的植物也似被血液的流动生长的更有“人气”,人去世后也变成可怕的宗柔,和僵尸不一样的是它们不吸血,可一碰到人,人不久就会死去,死去就会变成宗柔,宗柔喜欢夜间出来活动,常常是傍晚就出来,天大亮了才回坟地里去。
  种地农民都是起早贪黑,而这里的人却相反,天大亮才出门,太阳还没下山就每家每户门口都放着猪的食槽,关门闭户了。胆小的人早就躲进了被窝里,如果大胆点的想看,却是可以穿过门缝窥见它们。那些都是认识的死人,它们面目苍白,穿着沾有红泥土的寿衣,僵硬的游荡在村庄的猪圈周围。停在猪圈门口那个老妇人,正是早上“上山”(埋葬)的,手上全是泥。一天前她还活着的时候,没按规矩,一大早就去村头老井挑水,就被“宗柔”碰了,回家后人“没了”。下午,村里的男人们都心惊胆战的来守夜。一个小男孩却自愿加入了守夜队伍。奄奄一息的老妇人被白色的布盖住了躺在堂前的木架子上。太阳还没下山,一个老头就去猪圈拿起猪槽放在门口,然后紧关了门。一开始,大家还打打牌,热闹掩盖了恐怖的气氛。夜越来越深,女人把蒸好的糯米饭用大篮子装好放在堂屋的角落里,作为这些守夜人们的夜宵,就上楼睡去了。渐渐地,大家都抵挡不住困意眯了眼……在梦里尿了几次都尿意未尽的小男孩耷拉着沉沉的上眼皮微微的睁开眼,眼前的场景吓得他漏出了几滴尿在裤裆里。老妇人苍白着脸,在那糯米篮子前把糯米捏成团,捏着捏着走过来数了数人,大约捏了十几个,她便开始分发,每个人手上都放一个。她最后捏了一个最大的,向小男孩走来,弄的小家伙又是一身汗。弄毕,老妇人回去躺下拉起白布盖住了自己。无奈,尿要崩出来了。小男孩掐醒了一个男人,男人醒来,感觉手上有什么东西,一看是糯米便叫醒大家,问谁干的。然后一群人吵了起来。小男孩说:“我知道是谁。”大家说是谁呀。小男孩指着最壮的男人说:“你先背我了,我再说。”男人二话没说背起他。“快说,是谁,我们好收拾他。”“是她。”小男孩指着躺在堂前的老妇人。大家都说小男孩撒谎。“不信,你们去看看她的手,是不是粘有糯米饭。”一个胆子大的人,上前一看,吓得大叫起来,大家也惊慌的打开门各自逃走,倒数第二的跨出门时一急,把倒数第一的瘸腿老头子关在了屋里,躺着的老妇人起来抓住了老头的衣服,指了指堂屋角落的芦笙。老头颤抖的拿起了芦笙吹了起来,老妇人跟着踩起了芦笙舞……
  据说,在这里生长的人,无论去了哪里,多远,死后都会自己回来。小兵的爷爷就是那里长大的,他去世后也是发生了非常怪异的事。人们埋葬了他后,第二天去给他的坟烧香祭拜时,他的坟上出了个大窟窿,吓得去烧香祭拜的人跑得人仰马翻……后来他家里怕会给家族命运来带厄运,便去看米,鬼师说:“不用怕,他是打洞回故土去了。”他家人这才放下心来。不过每年清明也还是会去祭拜。
  (故事来源于民间流传,都是糊弄娃娃的!)
  
  审核编辑:渭雨轻尘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落花二则

下一篇: 《 老辫妈

编者按:
散文副主编   渭雨轻尘: 鬼故事,胆小的人夜里看了也许会睡不着觉的。好在这里写的还不是多么恐怖。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