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同题合奏】大漠

作者:寄北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8-05   点击:

  大漠是与众不同的木匠。他的木工活从不用胶水和铁钉,讲的是阴阳交合,天衣无缝,因缘际会。村里最近的新闻是大漠在造船,船成之日,他将顺河而下,前往某个虚构的地址。
  他的兄弟小漠痛心疾首,认为大漠疯了。据说,大漠造船的想法,来自一本书。有一天砍柴途中,大漠避雨山寺的廊下,于石凳上捡得一书,叫《大漠》,书名与他名字的巧合,大漠认为是某种启示。
  书里讲的是大漠国大漠省大漠县大漠镇大漠村,村里住着一群叫大漠的人,有男大漠,女大漠,老大漠,小大漠,大漠见大漠,大漠好,大漠早,大漠干什么去?大瀑告诉大漠,割大漠,捕大漠,看大漠,闻大漠,听大漠,捞大漠,洗大漠……,因这大漠村里所有东西都叫大漠,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山上长的天上挂的。如果有异乡人进入这个大漠村,一脚踏入就一脚晕,两脚踏入就两脚晕,为什么呢?被恒河沙数的大漠眼耳鼻舌身意色全搞晕了,晕了的异乡人就成了大漠村里的大漠晕人。
  大漠是某个深夜离开村庄的,第二天人们发现河边的木船不见了才晓得。但是,村民们很快就在河流不远的下游处看到搁浅的木船,看来,大漠并不是驾船离开。
  没人知道,那本叫《大漠》的书里还讲到一些事:每当有异乡人在大漠村晕过去,村里就会有人失踪。
  第一个失踪者是大漠客栈的伙计,但是,他的失踪并没有引起大漠村人们的重视,认为小伙计只是忽然有了新想法离开村子去往他乡闯世界。
  第二个失踪者是村里的私塾先生,那名异乡人来到村里时,先遇见的就是私塾先生,两人盘坐石桥下谈了很久,但没有人知道谈话内容。
  私塾先生的失踪会引起村民们重视,是因为其中有个小孩伏案偷眠时,梦到他的先生乘坐一只大风筝被一阵风刮走,醒来后他把梦中之事告之同窗,大家才发现刚刚还在摇头晃脑诵课的先生不见了。
  数日后,进村的异乡人是一名磨刀客,这是一名意志坚定的人,所以也是唯一没有被众大漠搞晕的人。进了村的磨刀客也叫大漠。磨刀客每天在村头大树下端坐如钟,等着活计上门。村里的屠夫提刀前来,显然,屠夫并不是磨刀,而是为难,他举着那把残缺不齐的破刀,盯着磨刀客问,能恢复如初?磨刀客接过刀,上下左右翻看一遍后答,能。
  磨着刀的异乡人,手忙嘴闲,讲起他的一路见闻。
  某村屠夫,夜里做个梦,梦见其妻与人有染,醒来后,责问其妻,妻觉好玩,就笑谑言果真有人,屠夫一怒之下举刀杀妻,埋于村头大树下。屠夫听到此处,一把夺过那把已经吹毛断发的杀猪刀,怒而离去,磨刀客笑而不言。
  客栈的花匠把他的花剪放在磨刀客的石上,只问了一句,需要多久?磨刀客答,说长也长,说短也短。
  花匠听到的故事是,某村花匠,一日于蔷薇花下挖出一只铁盒,得到一册书,书里提到某种花艺可以使万物开花,但是在此之前,需要剪下天上的云朵,于是,提着剪刀凭空剪辑的花匠终日游荡于村落间,见谁都颠三倒四地来上一剪。花匠不像屠夫那样易怒,取回已经锋芒逼人的剪刀一笑而去。
  第三个提刀来的是村里的寡妇,她把生锈的菜刀塞给异乡人,笑问,客官打哪来?
  磨刀客答,打来处来。磨刀客一如既往,自顾自讲起他的见闻。
  某村有一妇人,于水码头洗衣,河上飘来一只木盆,盆里有男婴啼哭,一见妇人则止啼而笑。男婴长大后,进山砍柴,捡得一白兔……。说到此处,磨刀客却不再往下讲。寡妇问,捡得白兔后,如何?
  磨刀客笑,你说如何?杀而烹肉?还是养而得仔?
  寡妇道,又不是我捡得白兔,杀或不杀与我有何相干,我只想知道这砍柴郎捡得白兔后怎样?磨刀客哈哈大笑,把菜刀递给寡妇道,捡得白兔当然回家哪,烧水杀兔褪毛,红烧清蒸油炸炖汤皆可。
  大漠看到书中此处时,才决定前往大漠村。因为那天他砍柴回来时,曾捡的一只白兔,只不过,既未杀之也未养之,因为第二天,白兔不见了。当天夜里大漠梦见白兔跳入一名磨刀客的怀中随他而去。
  虚构的地址,是水中月,镜中花,信有则有,信无则无。怀揣《大漠》的大漠迷途不能知返,知其迷而不返,跋山涉水于他所能想象得到的遥山阔水间。
  大树下的磨刀客已经磨尽了村里各式各样的刀,大刀小刀宽刀窄刀长刀短刀砍柴刀杀猪刀菜刀剪刀当面刀背后刀笑里刀白刀红刀。随着每一把刀的刀锋重现,就有一个故事飘荡于村庄的上空,村里的男女老少大漠们终于被无数个大漠组成的故事绕晕,体质羸弱的大漠昏睡在他们所经过的地方:街角,水边,垄上,树下,花圃,酒馆,客栈……。同时,对应晕睡过去的另外一批大漠们前后失踪。
  大漠把《大漠》合上,不再往下翻看,在他没有找到书中的大漠村之前,他决定不再翻开,说来难以置信,大漠认为这本《大漠》的内容会随着他的想法而改变,因为书中磨刀客于大树下所讲的每个见闻,几乎都是他途中所听闻之事。从某种角度上来看,这本《大漠》就像是他越过时间提前写的,或者当他增加一个听闻时书里的磨刀客就讲一个故事。
  被自己的想法吓一跳的大漠,怀揣《大漠》继续他的无望之途。
  直到某天他途经一个叫井水的小镇,他的旅途才有了结果,井水镇里倒不是人人叫井水,是因为镇中有一古井,但镇中书馆的馆长叫井水先生,其人一目十行,博览众书,学问深不可测。当井水先生翻完《大漠》时,言简意赅地指出,书中的大漠村就在井水镇的东面,但那里现在除了地名已是一片沼泽,村庄消失于数百年前,他曾在镇史中看过关于大漠村的片言只语,但大漠村消失的原因镇史未曾记录。
  这是本消失之书。井水先生在大漠去往镇东前忽然说道,大漠不懂,欲再问,井水先生已不再开口。
  夕光斜照着那片叫大漠的沼泽,大漠立在那里,翻开手里的《大漠》,书中最后提到,某天,村外进来的异乡人叫大漠,风尘仆仆地大漠遇到大树下的磨刀客,磨刀客说出的故事是:
  某个叫大漠的木匠,有天进山伐木,避雨于山寺廊下,在石凳上捡得一册叫《大漠》的书,书中讲的大漠国大漠省大漠县大漠镇大漠村里住着一群老大漠小大漠男大漠女大漠,大漠见大漠,大漠好,大漠早,大漠干什么去?大瀑告诉大漠,割大漠,捕大漠,看大漠,闻大漠,听大漠,捞大漠,洗大漠……,因这大漠村里所有东西都叫大漠,天上飞的水里游的地上走的山上长的天上挂的。如果有异乡人进入这个大漠村,一脚踏入就一脚晕,两脚踏入就两脚晕,为什么呢?被恒河沙数的大漠眼耳鼻舌身意色全搞晕了,晕了的异乡人就成了大漠村里的大漠晕人。
  没有翻完书的大漠被绕晕在摊开的书前,《大漠》里的大漠村因为这名异乡人的晕过去,于那一瞬间全部消失不见。
  磨刀客把重现刀锋的斧头递还给木匠,叹道,只可惜,到现在那木匠大漠还在他的昏梦里迷途难返。
  
  审核编辑:衣零     推荐:衣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

下一篇: 《 【同题合奏】大漠

编者按:
短篇小说副主编   衣零: 小故事中见大智慧,生活在幻想中的人,最终在他的昏梦中很难迷途知返。在这篇小说里,见自己,见别人,见众生,仿佛我们每一个人都是一个“大漠”,在虚拟的世界中最终迷失了自己。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0

  • 一尘

    笔描漠态,频回眄睐,迷幻穿越

    41天前

    回复

  • 古刹昏鸦

    大漠绕口令,寄北找不着北。

    42天前

    回复

  • 东方玉洁

    这一通绕,找不着北了。

    42天前

    回复

  • 西部井水

    小说中知道大漠村在哪里的井水先生是不是我呀?虽然我不知道大模村的位置,但我知道现实中有些人有时会有这样的感觉,好像眼前刚发生的事情以前曾经发生过,现在只不过是重演重放。为什么会这样,也许是大家在一个循环往复的怪圈里,走不出。

    42天前

    回复

  • 吟湄

    我感觉我也已被绕晕

    42天前

    回复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