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短篇小说 > 短篇小说

刚子的梦想

谨以此文,向所有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梦想的人致敬

作者:眷凄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9-08-19   点击:

  身边的朋友大都是烟酒赌至少占一样的。
  就算不吸烟不喝酒,也少不了要打麻将——没办法,洒家生活在四川,这儿满大街都是茶馆茶楼麻将馆,几乎每座城市都是如此。
  谨以此文,向所有愿意付出努力去实现梦想的人致敬
  因此四川人多会打麻将——这本身都已经成了一种日常社交活动,虽不是绝对不可或缺,但完全不会“打牌”的人总是绝对是少数,甚至有可能会在社交聚会活动中被当做异类。
  我大概就是这样的异类之一。
  我会抽烟,会喝酒,但不会打牌。
  所以我经常被朋友善意嘲笑:“连牌都不会打,你到底是不是四川人哦?”
  说起来,我还真不是土生土长的四川人。
  家母本是吉林德惠人,于十岁时随外公迁居到新疆,在新疆长大——我外公是王震手下的兵。
  家父本是重庆綦江人,但从小在贵州长大,老三届的遵义师范毕业生,后为了爱情为了家母,远赴边疆工作。
  所以我出生在新疆,八岁有余时,迁随着父母工作调动迁居到重庆,三年后又迁居到绵阳。
  直到如今,我说起四川话来都显得有些别扭,不那么地道。
  至于打麻将……其实规则我都懂,但真的上阵就是糊涂,根本没有章法,完全就是个送钱的,而且无论如何都提升不了水平,所以早年经过几次尝试之后,我就彻底放弃了学会打麻将的念头。
  因此我确实是放弃了许多社交聚会活动,也不知道错过了多少交朋友、错过了多少拓展人际关系圈的机会。
  偶尔还是有“好心人”劝我:“该交际的,还是要交际,打打小麻将,就算输也输不了多少,有舍才有得嘛!多条朋友多条路,万一麻将打着打着就来机会了呢?”
  有道理!
  毕竟和气生财,在这样的大环境下,生意人太特立独行了确实不太好。
  若我真是个做生意的,我可能就接受了。
  可我只是个码字工,不需要做生意赚钱,只要天天在电脑前坐上三四五六七八九个小时,YY着让故事里的男主角虎躯震一震,让女主角娇躯抖一抖,稿费就来了……不多,够买大米,反正饿不死。
  所以我拒绝“好心人”的建议,天知道他们是不是笑里藏刀,明着给我说打打牌有好处,暗地里却惦记着我本来就不厚的钱包?
  关键是,就算不打牌,也不至于做不了生意!
  比如说我的朋友刚子——这里当然是是化名,如果有谁觉得这个化名不好太普通毫无新意,那么请忍着。
  我和刚子大概是在2006年的夏天认识的。
  那时候我在西昌工作,在一个球团厂里当办公室主任——厂很小,说是主任,其实月薪也就只有一千元,若不是厂里包吃住,我估计连饭都吃不起;那会儿刚子也刚从学校毕业出来,刚找到第一份工作,月薪一千二,比我高两百,但公司里不包吃住,所以真正的可支配收入比我还少,紧巴巴的。
  我们是在一款实景赛车类的网络游戏里认识的,他是一个“车队”的队长,在游戏里遇见我便邀请我加入,直到现在我还记得那个“车队”的名字——★巴蜀战舰梦之队☆,刚子的ID是“川B·96666”。
  看ID就知道是老乡,我自然答应了刚子的邀请,两个人的关系便从那时候开始熟络起来。
  那时候我们都年轻得很,精力旺盛,开朗乐观,就算是穷、那也是穷得热血澎湃,对未来充满了憧憬。
  刚子在QQ上对我说:“以后我一定会赚很多钱,开上真正的豪车!”
  就是为了提前体验实现梦想的感觉,他花了一百多块钱充值,在游戏里买了付费车辆,“车队”里的队友都觉得他是土豪,然而只有我才知道真实情况——那一百多块钱对他来说,其实不是小数。
  真的见面都是08年汶川地震以后,我们认识接近两年以后了。
  我出了一次车祸,颅骨碎裂,人都差点没了。伤愈后我辞掉工作,从西昌回到绵阳。那会儿刚子刚好要离开,和女朋友一起去重庆开饭店……所以第一次见面便是我为他送行。
  那时候我才知道刚子不抽烟,啤酒倒是可以喝一点,但也就两瓶,表现得十分克制。
  他的个头比我预想得要矮一点,微胖,看不出肌肉,但觉很瓷实。
  他的皮肤是健康的小麦色,圆脸,小眼睛,牙齿很白亮齐整,笑容带着仿似与生俱来的真诚,看起来就像是电影里憨厚的蒙古汉子,直让我怀疑他是不是真的具有蒙古人的血统?
  还有他当时的女朋友,姓什么我都忘记了,只记得那姑娘属于骨架比较大的那种,比刚子高了小半个头,皮肤略黄,烫着大波浪,大眼睛,小虎牙,喝起酒来比刚子要豪爽许多,我都差点被她灌醉了……
  那顿饭吃了还是有几个小时吧!
  吃完我就送刚子和他的女朋友去火车站,登上了去重庆的火车。
  他们二人轻装简行,行李少到只有一个小包,里面仅仅只装着几件换洗的衣服。
  刚子摸出银行卡冲我晃了晃:“出门越简单越好,带着钱就行了!”
  工作接近两年,刚子确实存了一些钱,他女朋友比他更有钱一点,到重庆去开个小餐馆应该是够了,不然他们也不会就那么过去了。
  接着就是很久没见面,偶尔还能在游戏里看到刚子上线,但是越来越少。
  他把车队队长的位置让给了别人,理由是工作太忙,没时间管理了。
  我与他的交流也比之前少了许多。
  偶尔交流,他给我说的,大概也都是开餐馆很累的事儿。
  两个人,夫妻店,开在重庆南平,生意似乎挺好的样子。
  生意好的时候,每天早上四点不到就要起床,他去批发市场买菜,女朋友在店里准备早餐开张的事儿。
  等他回到店里,早餐都还没准备好,于是两个人一起继续忙。
  好不容易过了早餐饭点,又开始准备卖午餐,然后还有晚餐。
  晚餐过后,还要收拾,还要准备次日的早餐……
  中间当然有空闲可以打盹休息一下,但零零散散的休息,并不足以恢复身体的疲累。
  等到终于忙完了,可以休息了天都黑完了。
  我在电话里问他:“没必要早餐也卖吧?只做午餐和晚餐就行了吧?你们这样干,就算是铁打的也受不了啊!”
  刚子回答:“累是当然累,但为了赚钱嘛!”
  我笑着问他:“这么忙,那一定是赚了不少吧?”
  他懒洋洋的答道:“还行……其实也不是每天生意都好……不好的时候还是可以休……”
  说到这里,电话那头忽然就传来响亮的呼噜声,还有他女朋友不满的嘟囔。
  接着一段时间联系得很少。
  大概又快一年过去,我趁着假期,与家人一同去重庆探亲。
  那会儿我在一家卖数码产品的公司里做到了销售经理,收入还是不高,底薪加提成勉强接近四千的样子,但总比刚毕业参加工作的时候好了许多。
  理所当然的,我专门安排时间去南平探望刚子和他的女朋友。
  接到我的电话,得知我在重庆,甚至正在去往南平的公交车上,刚子现实惊讶了一下,接着开心道:“来嘛,今天正好没什么生意,你过来,我炒两个菜,咱兄弟好好喝一杯。”
  然后到了地方才知道,刚子瘦了一圈,女朋友也已经换了人。
  先前见过的那位,因为受不了开饭店的幸苦,与他分了手,离开的时候倒也大气,并没有分多少钱走,大部分都留给了刚子,要不然饭店也维持不下来。
  新的女朋友是开县人,刚子给我介绍她叫小苏。姑娘瘦瘦的,个子比刚子低一点,也是大眼睛,皮肤很白得像是瓷玉一般。说话的声音带着点儿沙哑,一听口音就是典型的重庆姑娘,乍一看很是有些惊艳之感,只是笑起来牙齿发黄明显,有点煞风景。
  小苏本是刚子在前任离开后请来的服务员,没做几天,就上位成了小餐馆的老板娘。
  都是出门在外打拼,两个寂寞的人倒是很容易摩擦出一点儿火花来。
  饭店位置不算特别好,但也不是很差。店面比我预想得还要小,店内只有四张桌子,生意正好的话,门口还可以再加摆两张,只是要注意防着城管——一般被抓了现行也不会罚款,只是会被勒令撤桌子,若是刚好有客人在吃饭,那就会很麻烦,东西搬来搬去的,生意一定会受影响。
  那会儿店门口正在修路,灰尘有点大,店里生意萧条。
  所以我来了,刚子干脆就半拉下了卷帘门,要小苏陪着我先坐着,他到厨房里去炒菜。
  小苏端了一盘花生米,一点都不见外的要我帮忙搬一箱啤酒到桌子边,说先陪我喝上;我正诧异着,刚子闻声由后厨伸出头来,冲我喊:“你和小苏先喝着,菜还要一下才好!”
  小苏是要喝酒的,重庆姑娘嘛,不会喝酒的还真不多,这我并不意外。
  真令我意外的是小苏竟然还要抽烟的,而且还是挺有烟瘾的那种……
  那天刚子炒了不知道几个菜。
  加上一碟怎么都吃不完的花生米,几个小时的时间,从中午喝到晚上,我们三个人喝下了差不多一箱二十四瓶啤酒!
  我和小苏喝了很多,刚子从头到尾只喝了不到两瓶,他对我说,若不是我来了,他本就是滴酒不沾的。
  没关系,我们朋友之间,并不在意这些,原则就是不喝酒就不劝。
  不知道什么时候,也记不得之前说了啥,喝醉了的小苏忽然就开始哭,哭得昏天黑地的那种,当着我的面,扑在刚子怀里讲她从前的伤心事儿。
  说初恋付出了一切还是被那个渣男甩了。
  说小时候经常被亲妈打。
  说后爹不是个人总想要占她的便宜,那天如果不是她躲得快就一切都完了。
  还说她曾经最要好最信任的姐妹居然想要骗她去不正规的洗浴中心做那种工作,简直不是人!
  那会儿,我看到刚子的脸色有些尴尬,就趁着脑子里还剩下点儿清醒,告辞离开。
  走出门正是南平繁华高楼间带着土腥味儿的黑夜。
  那几年重庆发展得真的是非常非常非常的快,快到让人感觉跟不上节奏、感觉自己非常渺小,以至于无所适从……
  几个月后。
  我忽然接到刚子的电话,他回绵阳了。
  当然又是见面,当然又是吃饭,但没有喝酒,刚子彻底戒酒了,所以我们喝的是茶。
  饭店门口的路总是修不好,刚好门面到期,他便干脆不做了。
  刚子是一个人回来的,小苏不愿意离开重庆,所以就分手,去了哪里他也不知道。
  “不提那些,女人嘛,旧的不去,新的不来,还不如多想想怎么赚钱!”有关小苏的事儿,刚子并没对我说更多,只是脸上的表情有些没落。
  过了好些年以后,刚子才像是偶然想起一般的告诉我真相:当年,小苏过生日,非要他陪着一起喝酒,他喝醉了,第二天醒来,苏苏已经走了,还带走了他所有的现金,以及存款更多的那张银行卡……所以,当刚子孑然一身回到绵阳来的时候,周身上下只剩下不到三千块钱了,比他当初离开绵阳去重庆时还穷!
  在重庆辛苦了那么久,就像是做了一场大梦。
  我问他:“当时你为什么不报警?带走的是银行卡,只要小苏取钱,就很容易找到她的。”
  刚子很是霍达地笑了一笑:“没关系,钱没有了还可以再赚,我对得起她!”
  回到绵阳后不久,刚子就通过朋友介绍找到了新工作,在某品牌汽车的4S店里做导购。
  他爱好汽车,了解汽车,所以上手很快,他具体是怎么努力的我不知道,反正没过几个月,他就升了职,底薪加上提成月薪过万。
  那会儿我工作的公司不景气,工作压力越来越大,收入却不增反降,我萌生了离开的念头,刚好有长辈亲戚介绍我下广东去,我便接受了他们的好意。
  换刚子为我送行了。
  或许是4S店里的工作条件不错,收入也增高了,刚子的皮肤居然变白了些,也更懂得打扮了。他新一任的女朋友在一家经营汽车配件的公司里工作,比前两任都漂亮有气质,差点就像是电视广告中的模特了——尤其是那一头长发,必须只能用乌黑亮丽来形容!
  刚子还是一如既往地不抽烟不喝酒,他的女朋友还是一如既往的、与形象不甚搭配的豪爽,非常能喝!
  刚子以茶代酒敬我祝福道:“兄弟,去广东好好发展,有机会我去那边找你耍!你可要多赚票子,我去了以后请我吃好的喝好的耍好的!”
  我一口干下一杯:“放心吧,兄弟我绝对没问题的!”
  然后我下了广东。
  一去就是好几年。
  因为工作忙,刚子并没过去广东找我。
  其实我混的……也是一言难尽,并不怎样。
  当然我们一直保持着联系。
  再次见面,是因为刚子告诉我他要结婚了。
  刚好那段时间我自己家里也有事儿,便请了个假回到绵阳,一方面是为了处理家中事务,一方面也可以顺便参加刚子的婚礼。
  假期挺长的,距离刚子结婚还有一段时间,得知我回来了,他高兴得很,带着新媳妇来找我送请柬送喜糖。
  好了,他的未婚妻我并不认识,竟然又换人了……
  刚子的未婚妻小罗是自己开理发店的个体户,漂亮,热情,一开口就让人感觉很大方很大气的那种。
  刚子终于有了自己的车——车实际上是小罗的,但也是他的了。
  在小罗的鼓励下,刚子辞去了月收入一万多的汽车销售工作,再一次带着存款和小罗的支持下了海,做起了门窗生意。两个人决定结婚前生意刚刚上正轨,刚子赚得并不比卖汽车时多多少,人也幸苦了很多,但胜在自由,胜在更有希望。
  刚子的皮肤又变黑了,但笑得更加灿烂。
  刚子结婚很久之后,我才问他,那个卖汽车配件的姑娘呢?
  刚子给我的回答是——那姑娘家里要彩礼,很高的那种,他付不起,所以遗憾分手。
  我又问他是怎么与小罗认识的?
  刚子的回答是——我就是去理发,去了几次熟了,就聊天,聊着聊着,诶?就成了我媳妇了诶……
  如今,刚子还是在做门窗生意,从一个小店面发展成了一间投资一百万的小型加工厂。
  同时,他还在做铝型材的代理销售、还拥有一间物流公司,物流公司主要就是用来拉建材的。
  小罗现在开的车是宝马5系,刚子开的是一辆二十万出头的日产车,他说,好车当然要给老婆开喽!
  严格的说,刚子还是没有实现当年开上豪车的梦想。
  但小罗为刚子生了两个儿子。
  刚子在这座城市拥有三套商品房,每个月都有很多贷款要还,但这压力对他来说并不大,还得起。
  刚子还是不抽烟,不喝酒,也不打牌。
  他说:“抽烟伤身,他要留着身体赚钱养老婆养儿子,还有很多贷款要还,还有很多工人要拿工资。”
  他说:“喝酒误事,几乎每天都要开着车到处奔,万一出事他就完了。”
  他说:打牌嘛,我会倒是会,但是哪有时间去打牌嘞?真有需要打牌的应酬,只能让我媳妇去了嘛!”
  当年那位长发披肩的遗憾如今依然长发披肩,只是早已嫁为人妇,不再是姑娘。
  她在卖豪华品牌汽车,刚子送给小罗开的5系就是在她手里买的。
  他们两家人的关系很好,小孩子也都是很好的朋友。
  有些情愫,发乎情而止于礼,深深藏在心里。
  偶然想起来了,其实也能大大方方地说出来,往事都付笑谈中!
  眷凄/经原文作者鱼丸许可发表
  审核编辑:西部井水     推荐:西部井水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我和桃树一起成长

下一篇: 《 红嫁衣

编者按:
短篇小说主编   西部井水: 本文最大的特点是文字和叙事方式给人一种身临其境的真实感。身在底层的刚子的艰难曲折的打拼经历和走马灯似的女朋友,是千千万万打工族所经历过的事情,却典型和独具个性。最后的圆梦,虽不是小说的靓点,却是对主人公付出的认可和褒奖!推荐阅读!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