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看朱成碧同题】望朱成碧

作者:欧阳梦儿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0-01-14   阅读:

   1)前言
  你有没有过这样的经历,关冰箱会夹着脚趾头;煎个中药,在端起的那一刻,砂锅破裂;刚走下楼,却记不起有没有关防盗门;你特别想制止一些损人不利已的行为,却遭遇众口一词的呛白?你有没有那种时候:干什么事都提不起精神,总忍不住莫明其妙地想哭。一时觉得心里堵得慌,一时又觉得心里空落落,心被蚕食出一个大洞,凄清、孤寂而又无助?
  为了自救,你忍不住,几乎就要拉住一个人,问,你知道不知道“香草山”?你要不要去“山草山”?世事喧嚣,人生寂寞。支撑一个人生活下去的动力,难道不是罗素所称的三种单纯而又极其强烈的激情——对爱情的渴望、对知识的渴求以及对人类苦难痛彻肺腑的怜悯?
  有首老歌,依稀听人唱过:“你是行路人,我也是行路人,一条漫长的路,两颗挚诚的心。我们从冬,从冬走到了春。我们从夜,从夜走到了明……”爱情,只需如此,简单、质朴,却又温暖诱人。而事实,这却是人间最奢侈之求,放眼望去,满目疮痍。
  2)曾外婆
  梅家湾那块巨石上,一个人影经年累月地站着,站着。她一动不动,仿佛是从石缝中偶然窜出的一棵树,那么热切那么孤独又那么哀伤。她从九岁起,就一直站在那里,眺望。几十年过去,她仍然站在那里。开始她还有目地,后来就成了习惯。她是童养媳,是我曾外公家用五个红薯钱买来的。买来也没说做什么用,使用起来当骡子当马。过了几年,家里日子越发穷,就打发给曾外公当媳妇儿。曾外公自然不喜欢,后来被招进厂里当工人,连家也不回了。开始的时候,还有人问她站那儿干什么,她回答:我看家呢!叔叔孃孃,你晓得我是从哪个方向来的么?日子久了,便不再有人发问,后来她连自己姓甚名谁也忘了。她不知道她该想念谁,还有谁可以想念,于是她便开始张望她那个名义上的丈夫。现在他的父母身体都不好,常年累月离不开药罐,她没日没夜的挑粪、浇地、烧饭、洗衣,可还是要挨打挨骂。她想他,也恨他。是他害她成为“一只不下蛋的老母鸡”。好在那时婚姻政策好,不准陈世美的事情发生。曾外婆在她婆婆的教唆下,跑到厂子里去闹,曾外公才每月回家一次。曾外公每次回家,家里必得杀猪宰鸭,曾外婆三净其身,方能靠近,共同完成传宗接代的大事。钱是不会寄一分回家的。曾外婆的肚子挺争气,短短三年,屈指可数的,以分钟为单位计算的时间里,她竟次次高中,以三年三子的成绩赢了个满贯。此后,曾外公便不再回来,听说在外面搅了许多狐狸精。曾外婆的地位并没有因为生了三个健壮聪明的崽儿而有所改善,相反,她更劳累了,这个家也更穷了。从年头干到年尾,年年干,年年倒欠队上最多。自留地上,她家的瓜果蔬菜长势总是最好,自家却从未品尝过,全都天不亮卖给了城里人,变成了大娃、二娃、三娃的学费、课本、衣裳。
  日子象射箭,转眼大娃进了厂,二娃考取了军校,三娃做了警察。曾外公风彩不再,老老实实,安安静静回家享起了儿孙福。加之还有一笔退休工资,时不时放一点在儿媳手里,撒一点给孙子,人缘那个好啊。曾外婆经年劳累,风湿等病逐渐显露,特别是肾病,要吃好,要耍好,动不动就全身浮肿。日日见,月月见,岁岁月月,婆媳间口角言语,总不是那么和谐。不久,曾外公查出了癌症,回到原厂职工医院救治。临死的前段时间,屎尿不能自理。儿媳要求婆婆下重庆照顾公公,曾外婆想起往事种种,有种怨仇终于得报的欢欣,宁死也不听从儿媳的召唤。曾外公死后,曾外婆的所作所为引起了全家公愤,认为曾外婆冷酷得十分不近人情。曾外婆在一片指责声中,在老家,她精心为儿孙们准备的大院子里,寂寞地死去。
  曾外婆几乎一生,都在为取悦别人而活着。她没有爱情,却被迫套上婚姻的枷锁。那只九岁就被蒙了双眼的骡子,不知道天有多高,路有多远,只知道拉着磨盘转呀转呀转。在生命的尽头,她醒了。她发现她自己并非一只骡子,她想象一个人一样,按自己的意愿有尊严地活一次,却被冠以妻子之名,被道德抛弃。
  3)外婆
  外婆的亲生母亲死得早,饿死的。那时外婆也才九岁,跟着长嫂长大。长嫂是个城里人,听说那时候城里没得吃,反倒是农村离庄稼近,容易过日子。长嫂立的规矩多,未出嫁的女子吃饭不准上桌,男人吃剰下的,才会轮到她。长嫂一说话,眼睛会跟着眨呀眨,一眨一个心眼儿,一眨一个主意。虽然成天笑眯眯滴,谁也不知道她心里想什么。外婆的哥哥是个老实人,他从来读不懂他老婆。外婆的胃口很小很小,小猫一样。外婆打转身很快,出出进进,风一般,十里八乡出了名的能干人。外婆想上学,想入了命,每天背个背筐往返六十里割猪草,就为了能听几堂课。很多时候,一天只能吃上一顿,那是头天晚上留存的冷玉米馍。更多的时候,饿了只能拼命喝凉水。好不容易考了个好成绩,以为可以脱掉“农袍”离开那个家,继续深造,却“造反有理,读书无用”,都去闹革命,再无书可读。有一件事,外婆每每讲起,总要伤心掉泪。她说当年那个曾经无微不致关心她照顾她的老师,被打成了反革命,被人往死里整。她也曾想去探看,但终究因为胆小怕事,没能践之于行动。
  外婆一直不肯嫁人,她想读书。她想变成更好的自己,报答恩师。但她的长嫂不允许。她长嫂喜欢掐人,特别是别人睡着了的时候。外婆看着自己青一块紫一块的胳膊,就同意了。外婆的长嫂托人帮外婆找了一个千里外的人家。那户人家小姑子特别多,一个比一个厉害。那位婆婆也是远近出了名的厉害,动不动就躺地上骗死。外婆的长嫂是被外公一部借来的“飞鸽牌”自行车给蒙了。外婆见过小伙子一次,看起来豪爽热情。事实证明,外公确实是非常非常豪爽热情的,只不过他把他的热情全都献给了外人和外面的世界。他有个外号叫“兔儿脑壳”,兔脑壳没肉,但可口,人人都喜欢啃兔脑壳。对内却声色俱厉,冷酷自私。我母亲给她父亲下的定义是“沽名钓誉”。因为外公,母亲拒绝加入党组织,以与各级官员打交道为耻。
  外婆同意嫁给外公,还有一层原因。那个喜欢她的,对她信誓旦旦的男人,却悄咪咪地跟她最好的同班同学结了婚。虽然最后她的那个同学告诉了她真相,并请求她原谅,但那个时候的悲凉与失望仍然记忆犹新。原来她那个女同学也喜欢那个男生,是她扣留了他写给婆的全部信件,并谎称外婆已然订婚。外婆原谅了那个女同学,却并没有原谅那个他。外婆认为,如果真爱,就会寻到天涯,等到地老。
  尽管外婆在各行各业都干得十分出色,无奈巨大的城乡差距,让她总也跳不出“锅边舞”的命数。好不容易高校恢复招生,外公以孩子没人养为由,横加拦抯。后来民办教师有无数次进修转正的机会,外公也以各种理由出面干涉。似乎只有看到外婆每天脸朝黄土背朝天,死死跟他捆绑在一起,他才具有男人的尊严。
  4)母亲
  母亲充分吸取了上两代人的悲剧经验。虽然她自己惊才艳艳,圈粉无数,她的择偶标准却令人大跌眼镜:不重钱财,不看人才,不管学问高低——整个儿一垃圾回收站。
  母亲固执地把自己锁进象牙塔里,采撷琼瑶、三毛给她编织的一个又一个浪漫的、超凡脱俗的爱情梦幻。她坚信人一生只能燃烧一次,最美好的第一次只能相互献祭给最爱自己和自己最爱的人。最后毫无经验纯净得跟矿泉水一样的她,轻而易举被一个情场老手口到擒来,转身像倒一瓶矿泉水一样毫不怜惜。
  母亲似乎患有天生的脸盲症,在婚姻中她永远学不会擦亮她的眼睛。别人给点阳光,她就有本事任人把友情演变为爱情。然后与鸡肋相爱相杀,在苦难与痛苦中寻求幸福。又或者,母亲的爱情早就被订上了十字架,伴随着初恋的夭折而死亡。继父自己讨厌看书,也痛恨母亲看书。他总是满含讥讽地叫母亲“大学生”——年龄一大把的学生。每每母亲电脑上打字,他的白眼翻过来翻过去。母亲写的东西,他也从来没有兴趣。只有母亲领稿费的时候,他会腆着脸,要求给他买这样买那样。在他的认知里,稿费纯属意外之才,捡来的钱得赶紧花掉。
  5)松下童子
  我愿意朝圣一样看待爱情,也愿意往爱情里添加油盐酱醋茶。不刻意不强求,只想云淡风轻地,在那里,在水一方,守株待兔。可以没有宝马香车,至少,你得愿意,有力气,骑着你的破自行车,陪我去沙漠看星星,如果我想那样做的话。路见不平一声吼,本性使然,纵使你不支持不赞同,也请给我加油好吗?以前我一直不明白,你为什么要求我在众多的你送我的书中,一定要先读豆豆的《遥远的救世主》。你总叹息,我不懂你。你说也许等我读过那本书,我会稍稍明白一点点。一直是个好奇宝宝,可是,这一次,忍住了。因为我不想那么快揭开迷底,因为我想通过我自己内心的感受,抵达真实的你,不想受到哪怕一点点引导。你说你之所以在外面游荡,是想行千里路,读万卷书。你说你哥哥生意上的重大决策,都要来咨询你,我完全相信。从来没有因为你现在的不成功,否定你是一个高智多慧善于谋略的奇才。
  你说你想去云南发展,经营你的老本行。我听着说不出的欢喜,云南,是我心里最美妙最梦幻的地方;你说你想去太湖,做一个隐世闲人。我很向往,能与你一起,肩并着肩,一步一个脚印地丈量世界每一寸土地。只要有你在的地方,就可以为家;你说你愿意来到我身边,跟我混,毕竟我们母女情深。我很感动,甚至跟你商讨如何运用你有限的资金,开启资产的大门。可是你情绪低落,你认为我该把所有的资金交付于你,运筹帷幄,决胜千里。可是,亲,那些资产它不属于我个人。你也许不知道,我更喜欢骨头坚硬的男人。我去读了那本你一直希望我读的书,企盼能找到更理解你的蛛丝马迹。也许你只是希望我能跟天国的女儿一样,爱得更热烈更纯粹。可是,丁元英所有的接受都是被动。他接受是笃定自己能够千倍万倍的给予。丁元英的窘迫,是他自我救赎的一种方式,好比梭罗笔下的忏悔,是欲望的归零与重启。丁元英神鬼莫测的智商,足以分分钟创造传奇。你,不是丁元英。所以我不是芮小丹。我知道,男人们都喜欢柔顺的女子。可是现实的泥沼逼得人不得不拳打脚踢。我能做的就是尽量把头向上向上,伸向蓝天。经验告诉我,经济不独立,人格就不能独立,和远方终将成为姑妄。
  我知道,做为女子,我不够柔顺,不够可爱。你走了,那么突然,那么绝决。“望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这首后来很多著名的人仿效的千古名句,你可知道出自谁?你认为李治与武则天之间是爱情么?
  我想,李治更愿意称她武媚娘。当年,她一定明眸顾盼,春天一般㺯好纯真。否则阅女无数的唐玄宗李世民也不会赐一个这样的号。否则也不会令当年的晋王一见倾心。
  男人大多不喜欢武则天。可是武则天之所以成为武则天,盖因时也命也。如果不是祸及人命的遥言,如果不是男尊女卑思想的根深蒂固,便没有那些非常之事非常手段。这一点李治当然明白,甚至比我们后世这些自认为站得高看得远的公正客观的现代人更通情达理。他爱她,否则不会长情到大理寺顶风“作案”。他爱她的方式,便是不顾个人声誉不管自身形像地去保护她包容她。李治是色令智昏吗?当然不是。他只是大智若愚。最开初,他只是想做一个自由自主的皇帝。与其说媚娘利用他的欢喜达成了自己的目的,不如说他俩观点大同,步调一致。李治作为一个中兴的守成皇帝,沿袭的一直都是先帝制定的方略。非但如此,他继位之初,就顺利圆满了先帝未竟的事业:平定漠北战乱,征服西突厥,灭百济,占高句丽。拓土开疆,东到朝鲜半岛,西到阿拉伯,北越贝加尔湖,从整个蒙古一直到南边的半个越南,疆域达到了历史之最。文治方面:提拨、任用能臣干将;对人才的选拨不限于官宦世袭;新创了不限门弟出身的科举制度;改三日一朝为一日一朝等等。
  可以这么说,如若不是大家都忙于把矛头对准武则天,这些重要的国策,不知何时才能商讨出一个结果,不知何时才能落实实施。如若不是武则天的当机立断与支持,优柔寡断的李治不知有没有那么大的信心与决心?
  众所周知,李治的身体很早就垮掉,眼睛也瞎了。在这冰冷而残酷的帝王之家,还有什么比把江山交给一个自己信任且具有实际才能的枕边人手里更放心的呢?至少,他不会因废,立新帝而有性命之忧。事实证明,李治有着大爱之风与识人之明。武则天治下的年代,是到处一片繁荣富强,百姓安居乐业,官员清廉能干,民风开化的盛世之年。开创了上承贞观之治,下启开元盛世的不朽篇章。
  那么武则天之爱李治,是真爱吗?我认为是的。你想,在那样的年代,还有什么比义无反顾的给予更让一个女子动容的?在一片喊杀喊剐声中,又是谁与她相依为命护她周全?在曲高和寡的生命里,跟能与之对视的生命亲昵是一种生命的本能。也许后来忙于政务的媚娘与李治少了身体的亲近,思想的交流。但骨子里的相依相惜不会因形式的改变而背道相驰。
  李治之爱,是放手是成全。武则天之爱是尽职尽才,不辜负不远离。有时候,知恩图报,也是一种爱。武则天的爱里,一定有幸福有感激。她的最终表达就是还权与李还政于唐。她就象一个叛逆的少女,在爱的包容里放纵、任性、调皮,然后一个转身,带着狡黠地微笑投入长眠亁陵的爱人怀抱,不离不弃,终生不悔。
  望朱成碧,思绪纷纷,何人共琴音?

  审核编辑:花落无声   精华:沁芳闸  推荐:花落无声  

上一篇: 《 年来有花是清欢

下一篇: 《 花赋

【编者按】 散文主编   花落无声:
从曾外婆、外婆、母亲一直到今天的我,一代人又一代女人对爱情的向往、对婚姻的追求各不相同但从未停止。在现实的种种桎梏下,她们生活的身心俱疲,挣扎得头破血流,也未必得偿所愿。相比之下,一代女皇遇到晋王何其之幸,不止成就爱情婚姻,更是共同成就了一番治国理政的千秋大业。文中对武则天与李治的爱情婚姻解析颇有见地。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4

  • 喻芷楚

    一家四代女人的爱情,煽情松下童子转接到媚娘,媚娘是成功的但未必是幸福的,一句看朱成碧思纷纷,憔悴支离为忆君。期间心酸悲苦谁人知。女人的爱多是无言的泪湿。

    2020-01-17

    回复

  • 东方玉洁

    很多事都很长。

    2020-01-16

    回复

  • 吟湄

    挺有意思,挺用心的一篇。赞个

    2020-01-15

    回复

    • 欧阳梦儿

      @吟湄 吟姐深夜还来抓生产,搞服务。献花

      2020-01-15

      回复

  • wxoTasqs0ly_WK1kv

    洋洋洒洒读了半卷不解,返回重读至终,始解看朱成碧思纷纷,千古传奇和当下平生竟然有这样的联系,这情必然憔悴支离为忆君,几代人的选择为了幸福,幸福是经济的独立这块基石成就的,穷人没有爱情。

    2020-01-15

    回复

    • 欧阳梦儿

      @wxoTasqs0ly_WK1kv 大漠此言差矣。不是穷人没有爱情。经济独不独立,是争对现代人个体家庭说的。而且不是针对爱情,而是人格。自古以来,社会地位决定家庭地位。贤妻良母,虽然在家里相夫教子,但很少得到丈夫的尊重。在别人眼里,她也是靠丈夫,体现不出自身的价值。当然,这种观点肯定不对,但是,大家总会这么看待。

      2020-01-15

      回复

  • 朱成碧

    女人无论什么年纪什么地位什么身份都永远挣不脱感情的枷锁,感谢支持同题

    2020-01-14

    回复

    • 欧阳梦儿

      @朱成碧 是的。女人是为爱情而生的嘛。否则总觉得生命不完整。

      2020-01-15

      回复

  • 雨打月光

    2020-01-14

    回复

  • 花落无声

    由远及近地写法,文字酣畅,颇有见地。送花

    2020-01-14

    回复

    • 欧阳梦儿

      @花落无声 花姐这解读,用心,用情,剖到人心里去了。

      感谢耐心纠错。送花送吻!

      2020-01-14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