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分曹射覆】那一年的风雨(覆)

作者:英沙    授权级别:A    精华文章    2021-01-19   阅读:

  

我想写一章关于酒的
关于箭与壶的亲吻

无数的箭投靠一把壶
五千年的猜,竟缘于一杯酒

箭从远古射来
远古的英雄合谋
逐鹿中原鹿死谁手
敌人或朋友无限接近,呼吸喷在脸上
绑或陪绑,血酒伴着箭簇
惊天动地的一拜,成为你我的始祖

数字的游戏无非增减
二千七百余年,谁能算清楚
一百四十到七是增还是减
三户而亡三户而立啊
三户人家
打造汉家天下

大城,大漠,大山,大河
赤诚相见赤手之欢,白日放歌夜夜笙歌
此起彼伏的猜
轻声或豪迈的呐喊
宝马香车溢满路
朱门酒肉里浸泡着浓浓尸骨

盛世荣光从指缝间流过
流成一滩细沙
某年黄雾帐天
高原万里,黑白旗纷纭迷乱
九条龙换一张皮
输赢又系一杯酒

铁蹄咆哮孀妇低啜腥风血雨
亚细亚,欧罗巴,西伯利亚
青黛色的狼烟上
依附着生存的渴慕
痛彻六军何如冲冠一怒
原野的飓风扫荡着千家之哭

哦——

那一年风雨从大地卷来
那一年风雨从大海袭来
苍山如海,残阳如血,谁主沉浮
他在与大地对话与大海对话
我理解那年轻舵手的胸怀
高大身躯里流淌着圣洁无私

今夜,你我都是时代的过客
且请小坐
看月影朦胧心影萌动
来的去的都如此匆匆

江山不过一壶不过一壶
谜底浅显如釜底漏网之鱼
好酒,好茶,好功夫
茶博士提壶而射
男孩提茎而射
浊水激荡清水横流

在这个浑浊的夜里
都付之东流水


——英沙 2021.01.18.

  审核编辑:西苑长江   精华:雨打月光  推荐:西苑长江  

上一篇: 《 小寒•郊外印象

下一篇: 《 花开花落皆成空

【编者按】 往期编辑   西苑长江:
开篇道白“我想写一章关于酒的诗,关于箭与壶的亲吻”,诗人落笔在悠闲的闲情上,表达一种思考。“酒、酒壶、箭”的意境组合,于一种“分合”的演变过程,这种“游戏”驮起漫路的“呐喊”,风雨舵手的掌控,惟妙惟肖,也使人奋发。构思新巧,画面唯美,很有古典味,勾勒出“你、我”都是过客的动人场景。


我来评论这本书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5

  • 喻芷楚

    大气,流动的历史,狂卷的风云,造就的英雄人物,血腥中的风光是残酷是壮烈。

    2021-01-19

    回复

    • 英沙

      @喻芷楚 感谢文友光临和不吝赐教!拜领!

      2021-01-19

      回复

  • 英沙

    我的解释:射覆是最早的酒令游戏。有一种玩法,就是各人拿取一定数量的箭杆,比如三支五支,向着不远处的小口瓶或者类似的容器投入,以投中多少计算输赢。类似现今的投篮。古人用箭来游戏,有一个原因是,古时读书人所受教育讲究文武双全,弓、马、拳、剑,是必修课程。

    2021-01-19

    回复

  • 西苑长江

    今夜,你我都是时代的过客
    且请小坐
    看月影朦胧心影萌动
    来的去的都如此匆匆

        ————拜读佳作。问好英沙

    2021-01-19

    回复

    • 英沙

      @西苑长江 无任感谢编友的厚爱!
      看此命题后,数十日无从下笔。忽然想起,《三国演义》之篇首词:
      滚滚长江东逝水,浪花淘尽英雄。
      是非成败转头空。
      青山依旧在,几度夕阳红。
      白发渔樵江渚上,惯看秋月春风。
      一壶浊酒喜相逢。
      古今多少事,都付笑谈中。

      期间,又重读李太白《梦游天姥吟留别》,尾两句说:世间行乐亦如此,古来万事东流水。

      孔子也说,逝者如斯,不舍昼夜。

      遂生感叹:人生,社会,朝代,在不断变化中滚滚向前。我辈,亦不过其中的匆匆过客罢了。

      2021-01-19

      回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