墨舞红尘中文网 > 短篇文学 > 心情日记 > 茶余饭后

废话 24

作者:刺一    授权级别: A    编辑推荐    2014-02-25   点击:

新年说到就真的到了,其实我还未有迎接它的准备。或是更确切地说,年于我而言,几乎是一个平常的日子了。之前在看春晚,我亦有很多年未看了。没想到看到一个少年中国的节目,或许这个节目更能拨动我长久以来心底的那根弦。启超先生的《少年中国说》是相传诸多年份的一篇恢宏之篇,其影响了中华几代有志之士。记得读小学时,曾读到翔宇先生的“为中国而崛起”;初读时尚还年幼,只是在九四年冬负笈西学时,才更多地感受这句话,国之独立民族之独立永远是与个人之独立连接在一起的。至九八年春末,我在东京应召回国,不觉已十五年矣。归来时二十有五,今夜我离天命之年应不远矣,风华正茂的光阴冉冉而去。


有时,我经常怀疑自己的胃是不是比周围的人多了一个。譬如零点略过一些,我被饿醒。在冰箱里翻来拣去,找到一包宁波汤圆,一边手机上与一位京中友人清谈,一边看热气缭绕的铁锅,口水馋馋的。友人大约因我问了一句乡在何方,扑棱棱地象一只雁子飞远了。虽然现下看不到雁子,但最近的词语库能翻动的委实可怜,如此修辞,友人读到时请原谅愚兄一二。伊之前谈到情人节,其实我是极少记得这个节日的。不是隐藏什么不说,确实是没东西可言。貌似我应有许多时日,未曾正式的与谁道一声“金风玉露已相逢”,亦如我衣柜中那身挂着多年未穿的西服,也未有与一位款款如花的女士相会了。缘这东西,来时如细雨,去时如飞电。很多时候,身临其境的人未知,却是身边的人看他们微笑熏然。汤圆的味道是那种麻芯的,等我三碗冷水加过后,汤里有些许油亮出来了。在盛起微凉之时,又动手炒了三个蛋,切了些肉丝炒进去。十八个汤圆,糯糯的,嚼在嘴里的味道感觉微甜,宛然那种梅花沁出来的淡香。就像我写文章,不喜欢用些纤浓高露的词语一样,我喜欢的美食与其他一些生活或工作习惯,亦是只求一个淡碌有至。

最近刚刚从香港回来,手机与本本联系不方便,我是不怎么喜欢在本本上敲字的,虽说本本却又是用的最久了。今日白天,准备去千岛湖中的某个小岛去住几日。小岛是一位友人承包的,去年春末还收到了岛上摘炒的野茶,味道颇合我的。自己一惯喜喝龙井,而且是明前的狮峰龙井。一直以为,我受到的仁和文化影响,最大的应是茶文化吧。玻璃杯中泡开,那晶莹般的绿,像极了一位袅袅而来的仙女。去年在台中的几日闲居中,清玄兄经常与我提到仙女这个词。我自身是一个颇为缺乏想象力的,所以写的东西很多都在意象与词汇传递上重复了。前日,倒是一位南洲的友人与我提起,那之后想来确实如此。自己不是不知道这些,只是习惯于旧体词影响的我而言,这份具体思维及词语库的守旧,确确实实该好好更新了。



◎ 行香子



骤雨初歇。在窗格中
他看到路上,皆是斑驳的花瓣

台灯的光华更多如流水
描述的清气,略显不合时宜

那些书房走失的词语,夜色下
抽烟、咳嗽,拥抱、高蹈

舒展的茶叶如浓雾中的倒影

纤浓的露或茗,去时更如电




◎ 蝶恋花

松树旁的这朵美人
一看就是山间走失而来

阳光自然很好,像她的乌发
长长的垂下,听到湮在高楼的声音

有时或有雨,更绸密的雨
云朵的涌动像一面波澜的窗户

嘘,她看见什么——
长亭、短亭,微微向风倾斜

笑容宁静。与我挥手时
依然是款款的,白露共成霜。

  审核编辑:     推荐:一碗凉茶  

关注官方公众号,方便下次阅读

微信内可长按识别

上一篇: 《 【反刍集】 2 情节展示性格

下一篇: 《 废话25

编者按:
  • 最新评论

最新评论1

我来评论这本书

分类精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