长篇小说

作品名 状态 字总数 最近更新日期
童年追忆:仿若昨天 连载 34182字 2017-08-18 21:52:45 立即阅读
囚 春 连载 66966字 2017-06-16 16:07:35 立即阅读
她在渐渐醒来 连载 71651字 2017-06-16 14:33:44 立即阅读

现代诗

留言

  • 赵小波 2016-01-28 21:20:46

      [悄悄话隐藏]

  • 贵州秦生 2015-09-24 19:54:46

      

    关于本诗,小虎说不知在写些什么,对“哑孩子”的反复出现也表示不可取。我现将关于副标题中提到的王尧的事迹粘出来,希望对看过本诗的人有所帮助。很长一段时间以来,我写诗总是那么小心翼翼。轻易不敢下笔。



    ______________
    【作者简介】
    王尧:男。1994年10月20日出生于山东临沂。2015年05月03日15时自杀于校区内。死前为中国人民大学环境学院大二在读学生。课余时间写诗。
    他说:“三点是一个隐喻的时刻。三点不到,一切尚早。”
    他说:“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
    他说:“每天不停的接受观念的暴力和语言的暴力,社会从来不是温和的。”
    他说:“我不再相信那些所谓人类的救赎。”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 贵州秦生 2015-09-24 19:54:04

      不能活在一个被污染的人世里
    ——致王尧
    来稿是死者生前的学友,中国人民大学哲学院程方圆,代为整理发出的,经由我的诗友沈舜欣转到我微信。按程方圆的意愿,要我推荐到《作家网》,并尽可能在2015年5月6日下午3点其出殡前发表,以便让更多的人学友们,能够在为其送行的最为悲伤的时刻,读到死者的遗作。

    我想,这也是死者的遗愿。何况,这些诗,不亚于一个成名诗人的作品。

    我不认识这位已故诗人王尧。读了这些诗,让我感想颇多。指针在纷纷飘落;还有野草似的肺病;金色让我一直哭泣;只有你披着脊背;沥青会疯长;苍蝇要开始飞舞了;葬礼会开始吗;凌迟是一树梨花,花就落在手里;二十年不长,回来——路太短……这些字眼,像是生命里的一些特定的不为人知的符号一样,有着某种预示。这种预示,可能只有在生命完结时,才能显现出其文字的隐喻。在此,我更认同这是一种遗言。是王尧自身对这个社会、这个世界的一种自我认知。

    我也是将诗歌当作遗言来写作的一个凡人。之所以是为凡人,因为有着各种的纷杂与无力。我能努力地还活着,因为我的生存已经不仅仅是我个人。而王尧如此年轻,年轻得让我嫉妒,而且又是中国堂堂大学府的学生。这样的花样年华,自我选择了死亡,我不支持。但我承认,这是他自身的一个权力。假若我们还是用道德与伦理对他的死亡做理性的认识与批判,那么,我们是真的没有人性了。死因尚未公布,或许会像海子,或许会像谁。而无论像谁,死因的追问是必须的,这有助于我们了解周围,以及了解自身。

    通过对王尧这些诗歌的一些了解,我发现了“太阳下我们没有影子”这一句,出现在《致F》一诗中。由此我对其死因作了这样的判断:用尽吃奶的力气取得高考,选择了宿命中的专业,身体发育正常,顺利抵达青春期,一场生命的爱恋正在开始,像花。但生活的体验导致了他思想的认知能力与角度在发生改变。我们可以想象那些众所周知的校园生活,但不仅如些,诗中的一些细节让我看到了作者有着与众不同的生命感悟与体验——不能活在一个被污染的人世里!

    在他的日记式语言中这样写道“老鼠清脆地嚼着玻璃”、“没有雨也没有更圆的月亮”、“骨头蓝色?灰色天,霾戴着口罩”;他这样写道“沥青会疯长”、“有脏旧的柏油路/还有野草似的肺病”。这些文字有着较为明显的喻示,那就是对所生活的环境有着刻骨铭心的无能为力,特别是人文环境,因为他是高等学府的学生,因当有着更为强烈的抵制与选择意识。那么他在选择什么,抵制什么?又为什么无能为力?这有待于更多的事后关注与发现。

    我个人仅对所见诗稿进行一番片断式的审视,以此文作为引,以期引起更多的人,对诗歌、对诗人,以至对当下的人文社会现象进行自我审视。

    并愿诗人王尧,一路走好!
    福建省漳州市诗歌协会
    《0596》诗刊副主编
    林仕荣

我要留言

笔名: 私密: